译界 | 他为老外译“武侠” 所办网站已盈利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外交部门,再见。七年的外交官生活,再见。未来,你好!一路向前,永不回头。”2015年12月21日,赖静平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内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赖静平和他创办的WuxiaWorld网站

这名美国前外交官辞去了令人艳羡的外交官工作,专心经营自己的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负责翻译各种中国武侠小说和网络小说。如今,他的网站已经成为了美国最知名的中文小说翻译网站,每天都吸引着数百万外国读者。他说,“这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WuxiaWorld网站首页

翻译从最难的开始

赖静平是美国华裔,3岁就随父母移居美国,此后一直在美国长大。从小,他就一直对武侠感兴趣,但令他郁闷的是,很多时候都看不懂,这成为了他不断学习中文的动力。上大学后,为了提高中文水平,他一方面学习中文课程和前往中国游学,另一方面,也开始翻译中国武侠小说。

回想起第一次翻译的中文小说,赖静平直言,这是个太不明智的选择。他翻译的第一本书就选择了金庸的《天龙八部》。由于涉及到太多的历史背景和艰深的概念,赖静平翻译得十分吃力,直到今天,也没有把它翻完。

先翻译金庸,接着又翻译了古龙的《天涯明月刀》。赖静平对南都记者表示,自己的翻译过程和别人不太一样,从最难的开始,是“反着来的”。而现在,他开始翻译网络小说。

武侠世界网开始盈利

一次偶然的机会,赖静平接触到中国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盘龙》,他一边读一边在网上翻译。没想到,和之前的少有人问津不同,这部300多万字的小说吸引了大量的读者。2014年12月,赖静平索性专门为《盘龙》建了一个网站,名叫“武侠世界”。

当时,他还在美国外交部门工作。随着网站的不断壮大,读者越来越多,赖静平也不断穿梭在中美两国之间,和各大文学网站沟通版权问题。他渐渐感觉到分身乏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赖静平告诉南都记者,对他来说,一手做起来的武侠世界,是他觉得更重要的东西。

辞去外交官的工作后,赖静平全身心投入到了武侠世界的运营和翻译中。与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相比,现在,武侠世界已经拥有了来自世界各地的30余个团队,每个团队负责翻译一部作品。最开始的那几年,赖静平一直是无偿翻译,而如今,武侠世界靠着读者捐助和广告收入,也渐渐开始盈利。

让外国人对中国文化更有好感

网站逐渐壮大,但赖静平仍然每天坚持翻译,他一般选择在晚上翻译,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效率比较高。赖静平说,翻译是自己一直热爱的事情,他不希望一直让读者等着。

“我们没有任何先例,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赖静平告诉南都记者,当初之所以选择去外交部门工作,就是希望能改善中美关系。现在虽然不在外交部门,但他仍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外国人对中国的文化更有好感,网络小说就是目前比较容易的切入点。

赖静平在武侠世界上的笔名是“任我行”,取自金庸《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一角。赖静平说,他很欣赏任我行潇洒自如,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性格。

对话:“我们现在仍然是小众中的小众”

谈个人经历

一半是爱好一半是维持中文

南都:你当时为什么从外交部门辞职,专职运营翻译网站?

赖静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做外交官的时候,为了谈网络小说的版权问题,三天两头往中国跑,时间上忙不过来,忙到累到一种程度时,必须做出选择,最后我选择了我觉得更重要的东西,毕竟武侠世界是我一手做起来的。

南都: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中文的?

赖静平:高中和大学的时候开始学中文。以前在家里也会说中文,但这属于“厨房中文”,只能说一些最简单的语句。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次我看电视,明明听出来他们说的都是中文,但就是听不懂,我当时特别纳闷。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我的中文很好,那时候才意识到,缺陷还挺大的。上了大学之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想看的书不能看,想看的电影也看不懂字幕,所以我上大学时学习了中文课程,自己也到中国去游学。

南都:翻译中国小说也是想提高中文水平吗?

赖静平:对。刚开始翻译时,我已经上了两三年的中文课,在中国游学了一年,自己认为中文水平已经可以去翻译了。学任何外语的人都会有这种经验,语言要不断在用,一旦停用水平就开始下滑。我当时在美国,平时没有那么多用中文的机会。开始翻译一半是因为爱好,一半是为了维持住自己的中文能力。

南都:您最喜欢的中文作品是什么?

赖静平:武侠小说是《天涯明月刀》,玄幻小说是《我欲封天》。虽然这两本小说很不一样,但我喜欢它们有类似的原因,它们都可以从情感上真的打动我,走到我心里去,故事里的人物我能够产生共鸣。

谈武侠世界

IP在国外市场影响并不大

南都:武侠世界现在的运营模式是什么?

赖静平:基本模式很简单,我会招来我认为是最好的译者,译者来自世界各地,大部分都是华人。通过严格的审核后分成团队去翻译,团队内部是非常自由的,我们只会提最基本的质量和速度上的要求。盈利模式上现在靠捐款和广告分成,比以前好了很多。

南都:如何挑选翻译哪本小说?

赖静平:我们不挑选小说,我们挑选译者。让译者去选择他们喜欢的书。因为一旦开始翻译,就相当于一两年的时间都定在这了,中途突然断了或者换翻译,是件很不好的事情。所以如果让一个译者去翻译一部他自己并不喜欢,看不上的小说,不光他会难受,作品的水平也会下降不少。

南都:现在流行大IP和流量,会考虑翻译这种类型的小说吗?

赖静平:其实IP不管在国内做得多大,现在这个阶段对国外市场的影响并不大。我们的主要读者还是在北美,而不是在国内。现在之所以看到我们的很多作品都是国内的一些网络文学大神写的,是因为我们自己看的也就是这些,看完自己觉得好看才会翻译,而不是去考虑是不是大IP。

南都:武侠世界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难?

赖静平:前两年一直非常顺,因为这算是一个新的市场,国内的版权方也挺支持我们。版权这方面和国外不太一样,作者没有多大权力,版权掌握在平台手上。我们一开始不懂,以为和作者谈就可以了,后来发现要和平台谈。现在因为国内的版权方想做自己的平台,协商变得有些困难,但这是要一步步去做,一步步去解决的。

谈走向世界

提升中国文化在美国好感度

南都:为什么网络小说会在国外这么流行?

赖静平:说这么流行,其实也没有多流行。我们现在仍然是小众中的小众。像日本《口袋精灵》这个游戏一出,上千万人去买这个游戏,赚几亿美元。这个级别才叫火。

南都:怎么样让更多作品走向世界?

赖静平:靠大众流行文化,靠《暮光之城》,《冰与火之歌》。这里面没有多深的文化背景。让外国人先对产品有好感,在中国流行的才可能会在西方流行。以《盗墓笔记》为例,这个小说在美国已经翻译了好几年了,但是读者很少。我觉得是因为这个书的内容语言上太中国化,就很难国际化。

南都:你觉得中国的文学作品里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

赖静平:首先说套路这两个字,很多网文都是根据固定的套路来写的,西方读者也会意识到见过类似的作品。我觉得这也是未来可以进步的地方,其实西方读者意识到套路会比东方读者意识得更快,中国的流行小说只有十多二十年的历史,而西方的流行小说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各方面都达到比较高的一个水准了。大家的口味已经被吊高了。如果他们反复看到一种套路,就会觉得怎么都是这样写的,西方读者对这些还是比较敏感的。

南都:未来对武侠世界的目标?

赖静平:很多人觉得我是在做网络文学,而我觉得我是在传播文化。网文现在是比较容易的切割点,但并不代表我们以后会局限于网络文学这个圈子内。比如欧美现在的主流出版市场,仍然是实体书或者电子版模式的实体书。但是网络文学这么长,打入主流市场是很有难度的。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要考虑到通过什么方式,可以让中国文化的知名度在各方面,读者或者欧美人民对中国文化产品的好感提升。传播文化最重要的就是“好感”这两个字。

你要问我个人或者公司的目标是什么,这个很难说。因为没有任何先例,现在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我最终宏大一点的目标是,希望我们可以作为一个引子,让中国的文化在美国的好感程度提升,以后中国的某家公司,不管是我们也好,其他的公司也好,能出一个游戏或者一个IP,在美国像《口袋精灵》一样欢迎,我觉得这是我们最终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