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国家外语能力任重而道远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李宇明

  国家语言能力是指国家处理内外事务的语言能力,其中包含国家外语能力。虽然外语是外国的语言文字,但外语能力却是一个国家的重要语言能力。当今时代,外语能力已成为国家参与全球事务的战略资源。就我国而言,实现“一带一路”建设提出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都离不开外语能力支撑。从现实情况看,我国能够教授的外语只有70来种,与全世界6000来种语言相比,比例很小。因此,提升国家外语能力任重而道远。

  当前,我国的国际公务员队伍相当弱小,国际组织中的要员更少,这与我国的大国地位很不相称,严重制约了我国的国际话语权。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较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家外语能力不强。国家外语能力不仅体现在国际事务中,也体现在国内日常生活中。现在,我国一些大型城市已成为国际化都市。例如,北京、上海有韩国人聚居区,广州有非洲人的习惯活动区等。对来华人员进行服务是“国内外事”,需要医疗、安保、通讯、经贸、学校等方面的外语人才,其背后也体现着国家的外语能力。国家外语能力还体现在国家安全、计算机语言处理领域。当前,语言(包括外语)在维护国家安全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维护国家陆海空和互联网安全,经略深海、极地和太空,从事国际维和行动,保护国家海外利益等,语言都已经成为重要的支撑力量,这就需要我们进行“语言战备”。美国“9·11”事件后部署实施的“关键语言战略”,就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目标,要求尽快掌握假想敌国的“关键语言”。维护我国国家安全,涉及大量“非通用语种”甚至方言土语,这些需求是大学外语课程无法满足的。从外语文献中自动获取信息、语言的自动翻译等语言智能,是信息化时代国力的重要表现。在语言智能的激烈竞争中获取主动权甚至领跑权,不仅需要加快发展计算机科学、信息科学,更需要语言科学和外语学家贡献智慧。积极培育国家外语能力,可以从以下方面着力。

  做好国家外语发展规划。我国曾在20世纪60年代做过外语教育规划。近年来,一些部门做出了非通用语种人才培养规划和以翻译为主的语言服务发展规划。这些规划对于外语事业发展无疑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但在提升国家外语能力上仍显不足。国家外语发展规划应从国家的“外语生活”出发,充分考虑国内外需求和科学技术发展水平,针对公民外语教育、语种配置、人才培养、翻译服务、语言智能、特殊领域的外语需求等做出统筹规划和长久谋划。

  加强外语人才开发储备。应通过人口普查和专项调查,搞清国家外语人才储备情况。在此基础上建立国家外语人才库以备随时调用,组建国家语言服务团以满足国家各种外语需求。还应根据外国来华人员情况,适时对从事“国内外事”的社区服务人员进行外语培训。制定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军队、外交、安全等特殊领域的工作人员掌握国家安全所需的外语语种。

  推进外语教育改革。改变中小学外语教育语种单一状况,根据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鼓励中小学开设非通用语种课程。大学外语专业要加大复合语种教育,特别要重视“外语+专业”的改革,由“学外语”向“用外语学”转变。应重视公共外语教育,认识到非外语专业学生的外语水平直接关系国际公务员及国际组织、国际会议相关人才培养,关系国家的国际话语权。

  更新外语学习观念。提升国家外语能力,观念很重要。不能把外语与母语对立起来,当代公民应具备双语或多语能力;不能把外语教育只看作外语能力的训练,它同时是在培养公民的跨文化交流能力和全球意识;不能把外语教学只看作课堂内、校园内的教学活动,更要看到校园外的外语生活,看到国家处理内外事务的外语需求;不能把外语教育看作对少数人的教育,而应将其看作当代社会的公民素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