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学习举隅
从零基础到口笔译1级•从卧床不起到北大硕士

来源:

  前言 CATTI是激励我前进的动力

  首先,我要向CATTI这项考试表示衷心的感谢。

  2004年10月,我因病致残,无法正常行走,生活难以自理。

  机缘巧合,病榻上的我开始从零基础自学日语,两年后通过日语1级。通过能力考后,我听说了CATTI这项权威考试,为了成为一名“国家认可”的翻译,我又开始自学翻译

  2010年10月,接受手术后,我于翌年1月恢复了行走能力。之后几年我陆续通过了3级口译与2级笔译,并在14年年初的北京大学研究生入学考试中取得了笔译方向总分第1名的好成绩。得益于北大老师的教诲和同学的帮助,读研期间我又通过了CATTI 1级口译及1级笔译。

  回首这十余年,虽然我一直未能摆脱病痛的折磨,但也不曾向命运低头。如果说对日语的热爱是我前进的不竭动力,那么CATTI考试,就是激励我不断前行的灯塔。

  正是因为有了CATTI,身体不便的我才能从一名自学者,成为一名靠翻译吃饭的自由译员。

  这十余年,我累计翻译了上千万字,但我深知翻译之路永无止境。虽然通过了1级口译与笔译,但这不过是一个新的开始。在翻译之路上,我现在只能算是“登堂”,还远远没有“入室”。

  由于篇幅有限,下面就请允许我简单谈几点自己在翻译学习时的浅见。母语功底,加译、减译、变译等常见问题本文暂不赘述。

  一、翻译是一门经验科学

  毋庸置疑,翻译是一门经验科学。既然是经验科学,便重在自主参与,重在勤于实践。所谓“唯躬行实践、方知天高地厚、宇宙之大、四海之宽” 。唯有苦心孤诣地实践,持之以恒地积累,方能“译笔生花”。严复在《天演论》译事例所写的“一名之立,旬月踟蹰”体现的也正是这种实践精神。

  译界巨擘早已有言“在翻译中,不存在不必亲身参与、不‘身经百战’,即可‘神而明之’的‘虚拟世界’的奥秘”。

  现在我不仅从事翻译工作,业余时间还教授翻译。所谓“知之非艰,行之惟艰”,在翻译教学实务中,发现有很多学生看了不少翻译教材,然而真正动笔翻译时,却往往并不理想。

  经济学上有“信息不对称”这一概念,即在经济活动中,掌握信息比较充分的人,往往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而信息贫乏的人,则处于比较不利的地位。

  我认为,在翻译学习中也存在着“经验不对称”这一现象。之所以“看了不少翻译书,却还是翻译不好”,究其症结,在于直接经验太少。由于直接经验太少,便难以与间接经验(看书)产生共鸣或是契合,也难以产生批判性思维。

  翻译是一门经验科学,是一门技能,绝不是看看书就能理解其中奥秘的。有哲学家曾将“理解”分为3个层次 ——“信息、知识、智慧”。“信息”一旦知道后,便能掌握。“知识”是对信息进行反思后才能收获。而“智慧”,则是纲举目张、高屋建瓴之物。

  就翻译学习的“理解”而言,我认为此处的“智慧”可以替换为“技能”。翻译这项“技能”不是背背单词语法、看几本教材就能掌握的,没有大量实践为依托,是无法游刃有余的。

  所以,要解决“看完教材不吸收”这一问题,一定要做到直接经验与间接经验并举,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大量借鉴别人的佳译。请看某翻译教材上的一例 :

  

原文自分は幾度となく、霧の多い十一月の夜に、暗い水の空を寒そう鳴く、千鳥の声を聞いた。自分の見、自分の聞くすべてのものは、ことごとく、大川に対する自分の愛を新たにする。

译文: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在多雾的11月的夜晚,听群鸟在幽暗的河面上瑟瑟地啼鸣。眼之见、耳之闻、无不使我对大川之爱日见日新。

 

  译文: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在多雾的11月的夜晚,听群鸟在幽暗的河面上瑟瑟地啼鸣。眼之见、耳之闻、无不使我对大川之爱日见日新。

  译文将「寒そうに」译为“瑟瑟地”,将「すべて」、「ことごとく」以一个“无不”,将原文改为了双重否定句。既简洁,又达意,体现了译者较高的中文修辞水平,使我受益匪浅。我也曾经将类似的借鉴运用到我的工作中,博得了客户的好评。

  二、对应是一个“范畴” ——快速提升母译外能力的练习方法

  翻译不可逐字逐句

  抛开极个别的文体不论,如何把握原文与译文的关系,是翻译初学者最大的一个难点。

  许钧教授曾有过如下譬喻 :

  “初学者(学骑车)越紧张、骑车时越用手使劲握住把手,牢牢不放,越易摔跤;相反,老手即使双脱手,只要重心把握得好,也可轻轻松松、飞驰而去。换言之,一个刚做翻译的入行者,一看到原文,就抓住一字一词,绝不放松,这样译出的文字,必不堪卒读,而一位译坛老将,不必自囿于原文的表面意义,句法结构及行文次序、只要懂得掌握文字的深层意义及风格氛围、就可以译得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正如许教授所言,很多初学者不论是词汇,还是句式都死死地照搬原文,译出的文字往往很生硬。

  尤其是母语译到外语时,这一情况更加严重。

  若做不到“举一隅不以三隅反”,每次仅拘囿于学过的一字一句,则往往会造成“学过的会,没学过的就不会”。须知文渊学薮难以穷尽,若只是“学过的会,没学过的就不会”,恐怕也只能发出“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这般的喟叹了。

  我在进行翻译实践时,有一个体会:即语言之间的“对应”是一个范畴,而非逐字逐句的对应。《菜根谭》中有云“天地中万物,人伦中万情,世界中万事,以俗眼观纷纷各异,以道眼观种种是常常,何须分别?何须取舍?”笔者认为,做翻译亦复如是,若能通过实践不断积累对应范畴,发现很多“何须分别?何须取舍”的区域,在翻译技法层面上便能进步飞速。

  请看下例  

“范畴对应”例 原文:

①人生免不了挫折与失败

②“创新发展”是时代主题,也是中国必需和必然要走的道路。

③为公司的实现进一步成长,“全球化人才战略”势在必行

 

  在例文中,原文划线部分为“免不了”、“必需和必然要走”“势在必行”,如果没有对应是一个“范畴”的思维,只关注字面,而不去关注意义本身,恐怕会有3种不同翻译处理(此处并非是说这种方式不正确,而是想阐述“对应范畴”的问题)。

  试用“范畴”思维去处理上述三句。

“范畴对应”例 译文:

人生において、挫折失敗避けて通れないものである。

「革新·発展」は時代の主流であり、また中国にとって避けて通れない道でもある

さらなる成長を果たすため「グローバル人材戦略は我が社にとって避けて通れない道ある。

  如译文所示,虽然中文是3种表达,但我们利用“范畴”思维后,皆可以处理为同样的日文句式。对于中国人而言,中译日往往较之日译中弱,但若能意识到“对应是一个范畴”,继而在练习中勤于思考、多加输入,将过去的“一一对应”逐渐转换为“范畴对应”,在中译日的翻译处理层面必将大受裨益。

  再看一例:

  

“范畴对应”例 原文:

中国的离不开世界

中日之无法割裂的文化渊源。

政治与金系在一起

  中文是“离不开”、“无法割裂”、“总是……联系在一起”。利用范畴思维,可以采用同样的日语句式处理。利用“范畴”思维,可以简化中译日的处理工作。尤其是在口译中,这种简化可以使很多句式化繁为简。

  

“范畴对应”例 译文:

①中国の発展は世界と切っても切れない関係にある

中国と日本は文化的に切っても切れない関係にある

③いつの世も政治と金が切っても切れない関係にある

  培养范畴的方法

  那么在翻译学习与实践中,如何去积累这些“范畴”呢?限于篇幅关系,笔者暂举一隅。即通过大量输入去刻意积累,并且关注词句本身的意义。

  没有输入就没有输出。

  在翻译实践中,我有一个感受,即“外语译到母语,是母语译到外语的基石。若你想正确、地道地,用外语表达或翻译某个意义,必须此前学过该意义在外语里如何表达。倘若没有学过,而是自己随意造句,那么出错的几率会非常高,所以,我们在学习翻译时,可以不急于“表达自己”,而是要先掌握一定的句型,加上自己的思考去积累表达。”

  很多人练习日译中,仅仅局限于译出,而没有“反刍”,即没有考虑过其双向性及范畴问题,这使得练习效果大打折扣。那么如何活用日译中去拓展中译日呢?

  请看下例

  

例文

たかが30年、されど30年。この30年という歳月は、私の政治家としての歩みとも、軌を一にするものであります[1]

  下划线的部分「たかが名詞A、されど名詞A」,在中文没有完全对应的句型,其意义为“虽然A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有时候却……(前后转折)”,所以在翻译时,要根据句义将其灵活译出。

  参考译文:

参考译文

30年,却又漫30年。我的政治生涯也与30年一路走来。

  请看下例:

例 原文

学历只是“敲门砖”没有“敲门砖”就能吃“闭门羹”。要想走好人生路,还是离不开学历。

  

  如果只是字对字的去考虑翻译处理的话,将会遇到不小的难题,比如“敲门砖”怎么处理?“闭门羹”又怎么处理?但如果我们用范畴去对应的话,便可以发现,活用「たかが、されど」这一句型,就可以很好地应对。

  

例 译文

たかが学歴、されど学歴。しっかりとした人生を歩むには、やはり「学歴」が必要である

  三、活用语内翻译

  在翻译学上,两种不同语言之间(如中日两国语言)的转换叫做“语际翻译”,而同一语言之内的“转换”又称“语内翻译”。通俗地说,就是“换个说法”。其实在翻译中,当我们遇到不会的单词时,往往也可以善用“语内翻译”去扩大对应的“范畴”,也许就能顺利地“绕过去”。我在笔译考试中也运用这一技法成功化解了几处难点。

  请看下例:

  

原文:不过我现在也还是相信,贫困的乡村是需要知识青年的,需要科学,需要文化、需要人才。但不是捆绑的方式,不能把人才强行送过去,强行一旦得逞信仰难免不是悲剧。[1]

笔者译文:今でも、貧しい農山村にとって「知識青年」(都会の若者)が欠かせない存在であり、このような地域には、科学、知識そして人材が必要だと信じている。だからといって、彼らを都会から追放するのは、やはり望ましい方法とは思えない。信仰は強制的なものではない。信仰を強要すれば「悲劇」が起こりがちだと思う。(拙訳)

 

  原文选自史铁生笔下的《病隙碎笔》,但该书没有日文版。有时我作为爱好,会自己随便翻译几段。譬如这一段是史铁生对上山下乡运动的一些思考,其中的“强行一旦得逞”,如果要硬译的话,个人感觉并不好翻译。首先“得逞”怎么处理就需要纠结一不番,所以不如用“语内翻译”,将“强行一旦得逞”,理解为“如果要强迫的话”,这样就可以很好地将译文串联起来,而且整个译文都是非常简单的句式,也便于操作。

  我们在平时一方面要广泛阅读以扩大自己的词汇与表达,另一方面,在做翻译时也可以尝试进行近义词、近义表达的替换(改写),以不断提升自己的语言张力。

  另外要说一点,在平时练习及工作之际,我们一定要善用外文搜索引擎(譬如日本雅虎)去验证自己的译文。

  四、总结

  1.翻译是一门经验科学,学习翻译实务与理论都需要大量的直接经验去支撑。

  2.双语的对应是一个“范畴”,而不是逐字逐句的。在实践中要靠刻意练习,去积累“对应范畴”,而不是学一句会一句。

  3.善用“语内翻译”(换个说法)去化解不会的单词。无论是在翻译工作中,还是在考试中“语内反译”都能帮助我们化解难点。

  一点展望

  纵观我国当今翻译理论,其研究多围绕中英对译。至于中日对译的翻译理论,则少之又少。中日对译与中英对译,虽有共通之处,但也有很多独特之处。如何总结、提炼乃至升华出中日语言之间的翻译理论,是摆在中日翻译界的一道课题。

  笔者受恩师北京大学马小兵教授推荐,不日将赴日本某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课题是翻译研究。笔者希望,能通过自己的一点实践与总结,在中日翻译理论方面做出一些成绩,为中日翻译领域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