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践中逆风成长

来源:

  领取二级笔译翻译证书的日子终于到来了,这一天的我比考试当天还要紧张。一路上,两年来备考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越想越激动。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写点什么,以记录这一刻的感动,梳理两年来的心路历程。

【磕磕绊绊的小试牛刀】

  我不是学院派,而是一个在大量稿件扑面而来的环境下逆风生长的实践派。老师和同学都说,本科读完应该趁热打铁上研究生,而我则希望毕业之后先工作几年,积累工作经验,那时候可能会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于是,我放弃了保研的机会,抱着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态步入了社会。

  毕业后,我找了一家翻译公司做全职翻译,准备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热爱的翻译事业中。然而,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翻译公司的全职翻译岗远没我想的那么单纯。公司规定每人每月必须翻译六万字,连续两月不达标,将面临转岗的风险。且不说公司承接的稿件种类繁多,涉及各行各业,单说这每月六万字的量,即使简单机械地翻译一些通用类稿件,对于初来乍到的我而言也是无法完成的。私下里我和同事发牢骚,强烈谴责总经理如何不懂翻译专业,不明白一篇合格的翻译稿件是需要花费时间精雕细琢的。同事却劝我,私企讲求效益,没有条件让你字斟句酌,你只要翻译的内容遵从原文,语句通顺,数字核准无误即可。换言之,你得提高效率,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交稿件,不然就会被淘汰。这一席话仿佛一盆冷水,浇灭了我心中刚刚燃起的翻译热情。但是没办法,为了能够继续在翻译公司积累翻译经验,我只能卯足劲,先努力完成任务量,旁的以后再说罢。

  如我所料,第一个月的任务没有完成,眼看第二个月过去一大半了,翻译量仍然停留在三万字,但这对我来说已经是破纪录了。从大三开始,我就受聘于一家翻译公司,兼职翻译一些稿件,有时,连续几周都处在白天上课晚上赶稿件的忙碌状态,自认为已经是满负荷了。那时候从没想过一个月能翻三万字,而如今拼了命翻译出的三万字却只是一个没达标的无效数据。两个月已然吃不消,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再后来的小半个月里,我几乎每天加班加点赶稿件,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自己的岗位。到月末的时候,终于赶到五万多了,但最终还是差了几千字没能达标。我带着黑眼圈和满肚子的委屈,硬着头皮走进经理办公室,请求宽限一个月的时间,保证下个月完成任务。海口夸下了,如何兑现承诺成了最大的难题。面对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陷入了沉思。既然先前那种边查词边翻译的模式效率不高,那么是否有更加高效省时的方式呢?我向翻译主管取经,不巧她正在翻稿子。翻译主管的任务量比我还多—一个月八万字!她也正处在疲于奔命般马不停蹄完成任务的状态,没多少空闲时间指点我。我凑上前去,观摩了一阵后茅塞顿开,找到了问题的症结。翻译主管几乎不查词!这才是她能完成任务量而我完不成的原因。我问她,你不需要查词确认吗?她的回答很简单,碰到生词顶多查两遍,然后强迫自己背下来,下文再遇到这个词就直接翻译。原来如此,看人挑担不吃力,谁知这背后下的一番工夫!我这才深刻理解“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含义。语言的学习本身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之所以欲速不达,就是因为刀还没有磨光,做上了翻译,我才真正领悟了个中奥妙。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开始尝试用这种方法翻译。起初,感觉非常吃力,很难做到每个生词只查两遍就记住,尤其是一些较长的专业词汇。白天没完成的工作量,晚上回家继续加班补上,睡前再过一遍没背熟的单词。坚持了一周以后习惯了一些,翻译的速度明显有了提升,各种领域的专业词汇量也增加了不少。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月的翻译量总算达标了,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然而我也深知,这只是开始,未来的日子中,这种高强度的翻译将是我的工作常态。

  一晃一年过去了,我的翻译量已经超过了七十万字,并在大量实践中积累了各类专业词汇,建立了一套适合自己的语料库,便于查询和检索。如此一来,翻译速度又提高了不少。速度的问题虽然解决了,但是又遇到了新的瓶颈,就是缺乏各个专业领域的知识。公司平时有大量的机电、设计、石油类稿件,即使扫清了专业词汇障碍,有时仍然看不懂专业性很强的内容。翻译原本讲求信达雅,而看不懂原文正是犯了大忌。于是我利用业余时间,尝试学习一些专业理论框架,理清大致的原理。书到用时方恨少,有的知识网上查不到,我就去书店里翻阅相关专业书籍,看到有用的段落拍张照,做做摘抄。时间长了,店员不乐意了,问我到底买不买,可我毕竟不能每个领域的书籍都买来细细研究嗬,只得转成地下摘抄党。回想起来,那段时间虽然很苦,但却充实无比,我也算是乐在其中罢。

【脚踏实地的备考之路】

  说实话,我参加二级笔译考试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我是本科学历,文凭比硕士生低,当初是自己做的决定不上硕士,但是随着学历膨胀的加剧,硕士生越来越多,仅凭本科学历更显得无法立足于翻译行当。这始终是我心中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儿,我也一直在找寻证明自己实力的其他途径。之前听说翻译硕士在校期间必须通过二级笔译或二级口译考试才能拿到毕业证,于是我便有了参加考试的想法,以此证明通过自学和翻译实践也能达到翻译硕士的专业水准。之前大三的时候考过三级笔译,低分飘过。加之我有一些翻译硕士的同学读研期间考二笔屡战屡败,更是让我这个非学院派望而生畏。但我心中那簇不服输的火苗越燃越旺,催促着自己做一番尝试。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最终决定放手一搏。于是我把备考周期定为一年,毕竟啃下这块硬骨头绝非易事,必须准备相当充分才能上战场。网购的教材一到,我就做了一个详细的规划,下定决心雷打不动严格执行。

  备考之路异常艰辛,不像别的在校生,有许多课余时间用来备考,我必须边工作边准备,而且公司不会因为我要考试而给我减负,任务量依旧是每月六万字。碰上加急稿件,晚上还得加班,常常忙完都快10点了。翻译公司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加班加点是常事。每每加完班真想倒头就睡,但一想到当天的学习计划将堆到第二天,势必要明日复明日,我只能咬咬牙,无论多晚都要把该看的知识点过一遍。

  熬夜的日子一多,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工作效率急剧下降。有时一句话看了好几遍,脑袋还是一片空白。超负荷的后果就是恶性循环,看来必须要改变策略了。于是,我把字典和一部分备考资料搬到了办公室,利用一切没稿件的零碎时间研读教材。就这样,办公室变成了我的自习室,同事都说我快走火入魔了。他们越这样说,我心理压力越大,万一考不过该有多丢人呐,但是所有人已经知道我的目标了,不好再临时打退堂鼓,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教材差不多用了半年的时间啃下来了,后半年该做真题和模拟题了。凡是实务翻译题,我都按照网上的经验贴说的那样,先自己翻译再看参考译文。刚做第一篇我就明显领教到二级笔译的难度了,感觉自己所理解的和参考译文相去甚远,尤其是长句、复杂句的翻译,几篇做下来,心里已是满满的挫败感。练习了一阵,感觉自己进入了平台期,一直没有进步。我又返回去看教材,把教材里的文章拿来自己翻译,然后再看讲解和配套译文,慢慢地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门道。我的问题出在太关注语言本身,而忽视了翻译中真正应该重视的要素—逻辑。记得之前听过一个资深翻译的讲座,他提到,考翻译其实也是在考数学,你的逻辑思维至关重要。碰到一些长难句,看似各种动词叠加在一起是并列关系,但实际上他们之间是有内在逻辑关系的。如果只是机械地把它们翻译出来而忽视了其中的逻辑,到头来还是曲解了原文。抓住了句子的内在逻辑关系,我在练习的时候就更有侧重点了。慢慢地我发现,自己的翻译版本和参考译文越来越接近了,这段时间的苦练总算有了成效。

  临考前,教材吃透了,题也做了两遍。粗略估计,算上公司要求完成的翻译量再加上自己备考二级笔译的练习量,我的翻译总字数已近百万,这下可以小试牛刀了。考试当天,飘着毛毛雨,仿佛是在让我沉淀所学,静心应考。我的心情也格外平静,没有之前小考大考时的紧张,只想怀揣一颗平常心给奋斗过的两年画上一个句号。无论考试结果如何,我都会坦然面对,因为自己曾经踏踏实实地努力过。

  开考了,题目都是常规话题,整体难度和平时练习的相差不多,心中的石头已落定。翻译综合那场类似于英语专八考试的感觉,做起来还算顺手。到了翻译实务那一场,凭借在翻译公司摸爬滚打的两年实战经验,我在翻译速度上占有很大优势。当其他考生还在奋笔疾书的时候,我已经翻译完毕,做最后的修改润色。这一步也非常关键,我在检查的过程中还发现了几处硬伤,及时修正过来,否则不知要扣多少分嗬。

  几个月以后,考试成绩公布了,实务和综合两科一次性通过。可以说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但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的付出总归没有白费,这件事至少证明了大量翻译实践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两年来高强度的翻译工作和自我训练积累,我也不可能一次性通过这种全国通过率极低的翻译专业考试。

  欣喜之余,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些短板,比如翻译公文和实用类的稿件久了,脑子里形成了许多公式化的模板,导致文字功底日渐薄弱,遣词造句时很难做到信手拈来。所以,今后除了继续进行大量翻译实践,还应该每天抽点时间研读文学类的书籍,细细品味文学大家行云流水般的才思,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另外就是要博览群书,不断拓宽知识面,努力成为一名“杂家”,也就是教授常说的“You should know something about everything and everything about something”,即一专多能,各类知识都要有所涉猎,方能称之杂家。

  以上是我涉足翻译行业和备考二笔的点滴心得,希望能对准备考试和正在备考的翻译同仁们有所帮助。回顾备考的艰辛,不由使我想起杨绛先生的一句话,“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要想取得进步,不锤炼自己的意志是不行的,香料被捣碎的过程虽然痛苦,但最后收获的却是袭人的芬芳。翻译终究是苦的,但你若热爱它,就不会觉得苦,反而能克服重重障碍,找寻到其中的乐趣。我在追梦的路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乐趣,也祝愿所有的翻译人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