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之路无止境,但求源头有活水
——我的十年翻译感悟

来源:

  十年前,我懵懵懂懂地开启了研究生学习之旅,还阴差阳错地做起了语言学研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时的选择真的多少有些不情不愿,只记得第一次跟导师见面的时候,我竟然敞露心扉:“语言学太枯燥了,其实我好想走翻译方向……”十年过去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导师说得一点没错:“两者并不冲突。”一定的语言学知识,不仅锻炼了我的语言分析能力,而且让我学会在翻译实践中,从语义、语用等角度去思考两种语言转换的交际效果。

  我现在的工作岗位跟翻译紧密相关,虽然谈及语言学研究,我只有惭愧,但是语言学学习拓宽了我对翻译的认知,在不知不觉中也影响了我的翻译实践。于我而言,翻译玩的是文字游戏,悟的则是语言之美。这是我从事翻译工作最真切的心得感受,也是我在翻译这条道路上执着前行的兴趣所在。

  将文本从一种语言转换成另一种语言,这样看上去简单的文字游戏,其结果却有着粗劣与精致之分,这里的根本在于译者是否具备扎实的语言基本功。对原文的理解到位与否?能否用地道的译入语传达原文作者的意图?这两方面都决定了译文的质量。我所从事的外宣工作主要接触的是中译英任务,有时候面对大量的中国特色词汇和中文晦涩表达,首要面临的问题往往是对中文的理解。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每每拿起一份中文稿件,我从来不急于下笔,而是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琢磨文章内容,直到真正吃透原文意思才开始翻译。这样的“用心良苦”或许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但对于我来说,收获的却是语言理解能力方面潜移默化的进步。近两年,我开始接手一些英文译文的审、定稿工作,时不时遇到一种情况:英文读起来很顺溜,可是一对照中文,往往发现并非原文所指。翻译虽然是一种文字的再创作,但毕竟不同于纯粹的英文写作,完全脱离中文去自由发挥,只会与翻译的目标越走越远。

  我参加工作的时间不长,但对翻译这个职业的一点认识却越发坚定了:一名优秀的译者不仅需要扎实的英语基础,更需要深厚的中文功底。

  去年,我接手的两个翻译任务让我印象很深刻:一个是察哈尔学会发布的研究报告《“共同现代化”:“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特征》,另一个是国务院下发的文件《国务院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两个材料字数相当,均超过万字,但翻译这两个材料却给了我截然不同的感受:一个是甜,一个是苦。这几年,“一带一路”是外宣报道中经常接触的话题,我的日常工作无形中慢慢加深了我对这一倡议的理解,因此翻译察哈尔学会的这个研究报告真的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不仅翻译速度快,而且作品质量也得到外籍专家的称赞。然而,翻译“负面清单制度”这个文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一方面,这个领域不是我所熟悉的,为了搞清楚文件里一些概念的所指,我必须提前查阅资料,做好充分的准备;另一方面,政府文件使用的语言严谨而刻板,并且极具中国特色,很多时候在给出自己的译法后,我还会想办法找一找类似表达的权威译法,将二者进行比较,然后确定最后的版本。虽然耗时较长,但这样“痛苦”的翻译经历却让我获得了更大的成长空间。

  也是在这一年,抱着熟悉题型的心态,我参加了全国翻译专业资格一级考试,能够顺利过关出乎我的意料,却也给我带来了莫大的鼓励。在庆幸自己运气好的同时,我静下心来认真地琢磨了一番,这样的成绩多少也归功于我平时工作中的积累和面对疑难问题的执着追问。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会时不时中英文对照阅读一些政府文件和领导人讲话稿,慢慢地,我开始学会借鉴一些比较好的表达,特别是对一些中文长句的拆分翻译,我也逐渐找到了感觉,在翻译原文意思的同时尤其注意语言的逻辑性和连贯性,这其实很好地锻炼了我的英文写作能力。与此同时,面对工作中读到的每一篇新闻稿件,中文也好,英文也罢,我都会带着“挑刺儿”的心态去阅读:选题角度是否得当,文章结构是否合理,语言表达是否准确……这些都是我一边阅读一边思考的问题。每每遇到一些不常见的词语或者自己似懂非懂的表达,我都会勤查词典,在不得解的情况下还会去请教同事和外籍专家,直到自己真正从内心跨过这一个个语言障碍才罢休。在别人眼里,这样的做法或许有些小题大做,甚至有点钻牛角尖,但是世上的事,最怕的不就是认真二字吗?一路走来的坚持,一定会凝聚成最强大的力量,我相信这些好习惯会伴随我一生,影响着我的人生。

  还记得曾经跟一位翻译前辈聊天,谈起自己参加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的经历时,我一顿吐槽:“时间太紧了,根本容不得我多花一点时间思考。”其实,不仅仅是这个考试,但凡有时间限制的翻译任务,我都对自己翻译的作品完全失去信心。那位前辈却报之一笑:“看来你锤炼得还不够,翻译的境界是当你看到中文时,英文就能顺着写出来了,剩下的只有润色。”这是不是就是翻译水平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我不禁对这位前辈肃然起敬,因为目前的我还真的没有达到那样游刃有余、悠然自得的翻译境界。现在,我尚且能为这样的水平差距找到一点说得过去的理由:“我还年轻,前面的路还很长。”等再过十年、二十年,只希望那时的我不会愧对人生这段最宝贵时间的检验。

  工作的这几年,我还有幸多次参加了中国翻译协会对外传播翻译委员会暨外事翻译委员会中译英研讨会。会场上,与会专家们为了求得某个表达的恰当译法而畅抒己见,他们的思与辩正可谓“翻译之路无止境,但求源头有活水”的真实写照。学习与实践、积累与创新是我们翻译工作者的源头活水,我相信,只要自己拓宽视野,勤学勤练,不断提高自己的语言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我也一定可以在翻译的道路上快乐地走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