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文化差异的汉英语言对比与翻译
——以CATTI二级笔译汉译英第一篇(2014年5月)为例

来源:

  摘要:

  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对于考生综合翻译能力的要求很高。其中,分析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对比是决定译文质量的因素之一。本文以CATTI二级笔译汉译英第一篇(2014年5月)为例,基于连淑能对有关中西方文化差异与汉英语言表达之间关系的研究,以中西方文化差异为切入点,从词汇和句子结构两个层面,对文本中所体现的中英文差异进行了分析,并给出了相应的翻译方法。旨在帮助考生更好的备考,通过CATTI考试。

  关键词:汉英语言对比;文化差异;CATTI考试

1. 引言

  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CATTI)对MTI教学有很强的指导意义。作为一名MTI笔译方向的研究生,笔者亲历了CATTI笔译考试。在备考过程中,能够不断学习翻译理论知识,并结合实践思索相应的翻译方法,较好地把汉语和英语两种语言的对比与翻译学习结合起来。以下将结合文本进行具体分析。

  汉译英第一篇原文:

①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2年来,成员国结成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②面对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形势,维护地区安全稳定和促进成员国共同发展,过去、现在乃至将来相当长时期内都是上海合作组织的首要任务和目标。   

  ③安全上,成员国要继续坚定支持彼此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努力,加大打击“三股势力”和毒品犯罪力度。④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地区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相互勾结的现象愈演愈烈,反恐和禁毒成为需要双管齐下的系统工程。⑤中方认为有必要赋予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禁毒职能,加强其综合打击“毒恐勾结”的能力。   

  ⑥经济上,成员国要大力推动务实合作。我们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共同发展繁荣。⑦各方有必要加快实施交通、能源、通信、农业等优势领域合作项目,加紧研究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以解决项目融资难题和应对国际金融风险。

  以上句子的编号为笔者所加,主要是为了在不同类型的汉英对比中更好地分析相应实例,也可以较好体现整篇文本的连贯性。

  归纳来讲,汉英语言对中西不同的思维方式有不同的表现方法。例如,体现西方科学认知型文化的逻辑理性、客体思辨和抽象思维在英语中表现在:追求名词化、物称化和抽象化,崇尚客观、简介、变化和替代的表达法;体现中国政治伦理型文化的中庸和谐、阴阳平衡和辩证统一在汉语中的表现实:追求均衡美和对称美,喜用对偶、排比、重复和重叠的表达法,以及常用同义组合和反义合成的四字格(连淑能,2010:13-14)。接下来,将进行具体分析。

  2. 词汇层面的文化对比与翻译

  汉英词语的含义不同,可以体现出汉语和英语两种语言的差异。英汉词义的对应关系涉及不用的语言、社会和文化等种种因素,两种语言词义的褒贬、宽窄、感情色彩等往往也不尽相同,同时农耕文明和海洋文明背后所体现的各种生活方式和习惯也对翻译会产生影响,比如固定搭配、词汇的变化等等。因此,很多时候往往很难根据字面含义进行表达,也不可望文生义。

  2.1 数字加名称短语构成的中国特色词汇

  数字加称短语构成的中国特色词汇在汉译英过程中出现频率较高,这些词具有鲜明的国情特色,往往从字面含义上很难把握其内在的文化涵义,只有了解其内涵才能比较准确地表达。在汉译英过程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类汉语中以数字加名称短语的“缩略语”,它们符合汉语综合性的语言特点,对特定问题进行概括性描述。而英语则讲求分析性,对词汇的每个要素都尽量力求精确表达。因此,在翻译之前,我们首先要准确把握这些短语分别代表的具体内容,再从英语中寻找相关含义的词汇去对应。

  句③:安全上,成员国要继续坚定支持彼此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努力,加大打击“三股势力”和毒品犯罪力度。

  句③中出现的“三股势力”就是这类词汇的一个典型代表。首先需要了解其背后的文化内涵和具体含义,再先用一个名词对其加以概括,然后再逐一对应相关的名词短语。“三股势力”的具体含义是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可以译为“the three forces—terrorism, separatism and extremism”。可见,必须了解背后的文化内涵才能翻译准确。但在考试中,无法把握该短语的内涵,也可以将其简化为“the three security-threatening forces”,采用“定冠词+数字+待译短语的核心词+related +issues”这样一种变通的方式来应对。

  2.2 重复与替换

  句⑦中,“加快”和“加紧”属于近义词,这类同近义词的表达符合汉语讲求重复的语言特点,在汉译英的时政文章及我国领导人的讲话稿翻译文本中出现频率较高,再根据英语讲求替代的语言特点,需要注重类似同近义词的积累,可以使用“speed up”、“accelerate”、“step up”、“expedite”、“greatly facilitate”和“register faster growth”等等。同理,句⑤中的“加强”出现频率也较高,可以使用“enhance”、“boost”、“promote”和“improve”等等。汉译英中出现这类时政公文翻译语篇的概率很高,在这类文章中,甚至在同一个语段中,会出现多次动词的重复使用。

  2.3 抽象和具体

  英汉两种语言在文化方面存在的差异体现在语法、词义、修辞、逻辑等诸多方面。这一点在范畴性词汇的使用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汉语相对比较具体,常常以实的形式表示虚的概念,以具体的形象表达抽象的内容;英语中大量使用抽象名词,概括力强,词义范围广体现了西方文化注重客体和抽象思维的特点。因此,在汉译英时,往往应该不考虑汉语中的这类范畴性词汇,也就是“范畴词”,如:情况、场面、性质、问题、现象、方式和领域等,应酌情省略;此外,还要尽量使用比较具体的词汇。

  以本篇汉译英为例,句③中的“加大……力度”时政公文中出现频率很高,“力度”就属于范畴词,应该省略,译为“intensify efforts to”比较恰当。句④中“地区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相互勾结的现象愈演愈烈”属于汉语中比较抽象的词汇,仔细思考可以发现,“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是无法相互勾结的,只有“恐怖主义分子”和“毒品罪犯”才能相互勾结。因此,不要把“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译成抽象名词,而是应该将这两个名词具体化,译为“terrorists and drug criminals conspire /connive with each other”。此外,该句中的“现象”二字在汉语中也特别常用。但英语中对该词的使用频率并不高,一般情况下,英语中更倾向于使用更具体的名词,如:case,situation,instance,tendency等。

  3. 句式结构层面的文化对比和翻译

  在句子结构层面上,二级笔译对考生的要求注定会比三级考生更加严格苛刻。二级笔译实务的阅卷对于考生所使用的句法修辞手段有所要求。因此,如果说在三级笔译考试中,一个汉语的句子被译成英文,句子的语法结构没有太大的问题,词汇搭配基本得体即可,而在二级笔译考试中,这个要求显然是不够的,它还要求考生根据原文的语气的强调以及英语中的表达习惯来适当地调整句子结构,使译文更加吻合原文的色彩以及使句子的前后词序显得更加平衡。

  3.1 人称与物称

  语言是文化差异的体现,汉英两种语言背后的中西方文化差异(如生产方式、历史传统、价值观念、审美情趣等)都在语言方面有很大程度的体现。例如,西方科学认知型文化的客体思维和逻辑理性在英语中体现为崇尚客观、追求名词化和物称化;而中国政治伦理型文化的中庸和谐阴阳平衡和辩证统一在汉语中体现为追求主体性(以人为主体)以及动词化。因此,在汉译英的翻译过程中,应注重这一特点。

  句 ①: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2年来,成员国结成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

  本句中,第一个意群“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2年来”是一个时间状语成分,我们可以将其译成一个时间状语短语,如“In the past 12 years since the founding of the SCO, member states have forged a close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ies and shared interests.”,但如果把这个时间状语转换成一个名词短语作主语成分,再把无实义动词“see”、“witness”或“mark”放在谓语动词的位置上,而后把原文中的主句部分转换成一个较长的名词短语作宾语,则会更充分体现英语追求物称化、名词化的特点,如“The past 12 years since the founding of the SCO has marked a close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ies and shared interests.”。

  3.2 形合与意合

  中国政治伦理型文化背景下的汉语,讲求内在涵义的隐性联系,词语和分句之间一般没有显性的句子连接手段,逻辑性主要通过文字本身的内在联系体现,也就是意合(parataxis)。而西方科学认知型文化背景下的英语,则十分讲求逻辑性和理性思维。具体表现在句子中时,主要通过显性的句子连接手段(如谓语动词、关联词等),表达语法意义和逻辑关系,也就是形合(hypotaxis)。

  句②:面对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形势,维护地区安全稳定和促进成员国共同发展,过去、现在乃至将来相当长时期内都是上海合作组织的首要任务和目标。

  该句的主句部分有这样的一个时间表达式“过去,现在乃至将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如果我们将其译成相关的时间状语短语,如“in the past, at present and in the future”,译文会显得相当笨拙。如果考虑到中文意合、英文形合的特点,就比较好解决这一问题。因此,我们可以把汉语中的时间状语转换成英语中的动词谓语来体现,可译为“In the face of complex 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maintaining regional security and stability and promoting common development of member states was, is and will still be SCO’s top priority and objective for quite a long time to come.”。

  3.3 逻辑顺序

  中国传统文化所体现的思维注重实践经验知识,强调整体思考,主要根据语流的内在关系,一般按由原因到结果、由假设到推论、由事实到结论、有条件到结果的次序,关联词使用较少,主要通过语序内在的逻辑联系来辨别相互关系。而西方文化背景下的思维传统则强调科学、理性、注重逻辑性。所以,英语的语序也就相对灵活,主要借助形态变化和丰富的连接词语等语法手段来体现句子的内在联系。在翻译实践中,最明显的体现就是,汉语并列结构多,主要通过句子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结;英语则从属结构多,主要通过句子之间不同的关联词等连接手段来体现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因此,在汉译英时需要把汉语的逻辑关系用英语表达时进行显化。

  句⑦:各方有必要加快实施交通、能源、通信、农业等优势领域合作项目,加紧研究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以解决项目融资难题和应对国际金融风险。

  句⑦以逗号为节点,可以分为三部分。这是典型的汉语并列结构,但仔细分析可以发现,句子内在的关系并非并列。第二个逗号之前的内容表示的是两种手段,而其后的部分则是手段所要达到的目的。因此,前两个部分之间可以使用并列连接词,而和最后一部分连接时则需要使用因果连接词,可以使用“to”、“so as to”和“in order to”等,把前半部分处理为主句,后半部分处理为目的状语。

  3.4 信息重心

  英汉语言背后的文化差异还体现在信息重心的不同。汉语句子的信息重心比较灵活,可以是句首、句中,也可以句末。而英语句子的信息重心通常在句末或靠近句末的位置,即末端重心(end-focus)和末端重量(end-weight)是决定英语语序的两条重要原则,这两条原则都要求把主要部分安排在句子的尾部。从结构上看,凡是字数较多或者语法结构较复杂的部分,一般出现在句末,这叫做末端重量或尾重(Quick,1973:944)。因此,在汉译英时疑问一般要遵循尾重原则(邵志洪,2001)。

  句④: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地区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相互勾结的现象愈演愈烈,反恐和禁毒成为需要双管齐下的系统工程。

  该句中“值得注意的是”可以处理成一个名词从句作主语,也可以处理为一个形式主语的被动结构,如:It must be noted that…/It must be cautioned that…,然后再接表语从句或名词从句作真正的主语,这样重心就落在了句末。同时根据英语中前后信息之间逻辑关系显化的特点,辨别并列关系的真伪,需要增添表示因果的连词,如“therefore”、“consequently”等,让逻辑关系显化。因此本句可处理为:“It must be noted/cautioned that there is a growing tendency of terrorists and drug criminals conspiring/conniving with each other in the region. Consequently, counter-terrorism and anti-narcotic efforts must be integrated with each other as a systematic program.”

  4. 结语

  从以上分析可知,CATTI考试对考生翻译能力的要求是很高,需要考生有过硬的基本功,对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有较强的对比分析能力,同时需要多加实践,才能在CATTI考试中取得好的成绩,切实提高自身翻译能力。翻译的道路永无止境,通过三级笔译考试,甚至是二级笔译考试,这种从低级到高级的考试,也是不断挑战自我的过程,CATTI考试为我们提供了难得的机会来施展自己的才能。结合考试真题对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进行更深入的认识,只是翻译学习的一个方面。以此为基点,不断夯实专业基础,注重实践,才能更进一步提高自身翻译能力。

  参考文献

  [1] Joan Pinkham. 中式英语之鉴[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2] Quirk. A Grammar of Contemporary English[M]. London: Longman, 1973.

  [3] 崔长青、张碧竹. 正确理解汉语,避免机械死译[J]. 中国翻译. 2015(12).

  [4] 何刚强. 笔译理论与技巧[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5] 李长栓. 非文学翻译[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6] 连淑能. 英汉对比研究[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7] 卢敏. 二级笔译实务汉语动宾并列结构长句汉译英方法[J]. 中国翻译. 2015(10).

  [8] 邵志洪. 英汉句子结构中的“重量趋势”对比研究[J]. 外国语. 2006.

  [9] 邵志洪、张大群. 汉英语言类型对比与翻译—TEMS(2006)汉译英试卷评析[J]. 中国翻译.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