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译而忠 译路有我

来源:

  蓦然回首,从事翻译专业工作,已走过七个年头。

  兴趣寓于所业

  2009年夏天,从国际关系学院英语专业(翻译方向)研究生毕业后,我通过公开招聘进入创刊伊始的《城市观察》杂志社担任英文编辑。当时的主编对我这名英研新人抱以很高期望,初来乍到便让我挑起了编译国外城市学论文的重任。应该说,能够将兴趣作为专业,并将所学寓于所业,是我求学和求职路上的一大幸事。

  往事并不如烟。七年前我的第一份译作是一篇关于城市群的论文,应聘时杂志社将翻译这篇近万字的论文作为笔试成绩的参考,至今我仍记得论文的题目:《网状城市群:都市圈发展的创新模式》。城市学是一门交叉学科,译介为我打开了通往这个缤纷学术世界的大门。接下来的几年,我陆续翻译了反映国外城市学研究前沿成果的论文逾40万字。翻译带给我的跨学科知识积累,远无法以数字衡量,它无疑是一份宝贵的财富,丰富了我的人生和视野。笔耕不辍的翻译实践提升了自己的翻译技能,眼见那一篇篇翻译文稿变成学术期刊上的一行行铅字,更有译文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转载,为许多专业学者引用,工作的自信心与自豪感便油然而生。而这一切,都激励着自己在翻译专业的道路上努力前行……

  译路接受洗礼

  然而,此时的我仍未通过CATTI━━她可是国内检验、衡量翻译工作者资格水平最客观权威的考试!既然自己决心将翻译作为毕生的事业追求,CATTI就不应缺席,更不能错过!

  通常人们的求学轨迹是念完英语本科再读其他专业的研究生,或者本硕连读英语专业(至少我许多同班同学是这样),而我本科阴差阳错地读了经济专业,研究生再转而报考英语专业,完全源于自己对学习英语的热爱。本科四年,我便逐年顺利通过了大学英语四六级和专四、专八考试。同时得益于经济学理性的思维锻炼,为我研究生阶段的翻译专业学习奠定了知识结构多元化的基础。不过当年母校还没有成为MTI招生点,加上毕业前那大半年自己又忙于找工作,于是报考CATTI二级的事便只好暂时耽搁。参加工作后断续参加过三几次考试,无奈埋首于繁忙的工作,未及专心备考,使得成绩经常是差几分才及格,铩羽而归。

  网上我也会看到一些考友吐槽对离及格还差那么一两分的不忿,但如果那就是你怨念的全部,这试就真的是白考了。因此我不气馁,而是正视自己的差距,并不断总结经验,分析失分原因。父亲常以叶帅《攻关》一诗中的名言“苦战能过关”来激励我哪怕失败多次也要再战CATTI。的确,不经风雨,怎见彩虹!彼时的我懂得换个角度去想:那姗姗来迟的“临门一脚”,也许是上天给自己的磨炼,让我以更完美的姿态完成“指定动作”,完成翻译人生成长道路上的必修课━━CATTI。

  阳光总在风雨后。人生仿佛又经历了一次大学学习的轮回,我终于从CATTI这所大学“毕业”,在如愿通过英语二级笔译考试后,2014年又顺利通过了含金量满满的一级笔译考试。

  翻译无界,但译文质量的好坏是有客观评判标准的。CATTI作为业界权威考试,于我还有已通过并不断追求卓越的年轻译者,以及未通过但仍在努力缩小差距的考生们而言,就像是人生天平另一头那个压力恰如其分的砝码。当你用心去聆听,她定会娓娓道来:翻译讲究的是双语文字和文化差异的驾驭能力……怎样才是一篇CATTI的及格译文……怎样才是一篇令译界同仁拍案叫绝的译文……

  在讲求专业化、职业化的新时代,CATTI是许多将翻译视为专业、事业的年轻人前行路上一道引人奋起直追的标杆。她为我这个走出校门不久的译界新人刻下成长的印记,铺就翻译人生亮丽的底色。

  所学胜任所用

  考取一级笔译证书后,单位领导对我更加器重,常将更多重要的翻译任务交给我。此后两年,除参加多场学术论坛和外事活动现场交传外,个人又连续翻译并出版了《瑞船连广船━━“歌德堡号”重访广州全纪录》《艾著<哲学与生活>摘录》《跨越大洋━━纪念“中国皇后号”首航广州230周年》等三部汉英译著,其中的“歌德堡号”和“中国皇后号”两部作品,都是海上丝绸之路经贸文化交流传承的结晶之作。作为一名普通的译者,所学胜任所用,并能承担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光荣使命,无疑是对自己翻译水平的肯定与鼓励,也是我精“译”求精的无形动力。

  “外事无小事”,外宣出版物的翻译,来不得半点马虎。随着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尤其需要更多、更全面、更准确的外宣作品向海外展示中华文化,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我自己本身也是一名责任编辑,在翻译这类作品的过程中,有时甚至会发现原文的错漏并及时向出版方指出,相信认认真真干过翻译的人也都有这种一丝不苟的经历。

  初心痴心如一

  回顾自己的“译路”历程,虽说在踏上翻译专业的“正轨”之前绕了些“弯路”,但到考研时仍不忘初心地追求自己钟爱的语言专业,同时母校又是国内英语教学水平较高的高校之一,在良好环境的熏陶下,受益匪浅。而当我真正从事了这项心仪已久的事业,我不因工作小有成就而自满,毕竟“人生大病,只一‘傲’字”;也不因几次不理想的译考成绩而沮丧,因为我谨记一条亘古真理:失败乃成功之母!

  直到今日,及至将来,我依旧不改做一名译者的痴心,CATTI更是提振了我在“译路”上的自信。还是汪国真那句诗最明我心志: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