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险些误入的汉字陷阱
――《小小城下町》译后自省

来源:

  摘要:笔者有幸翻译了日本作家安西水丸的随笔集《小小城下町》,在译稿修改过程中发现自己在汉字及汉字词上犯了不少错误,实在汗颜,遂将这些误译按照译错字、译错普通汉字词、译错带有历史或文化信息的汉字词这三类加以总结,以示自省。

  关键词:汉字 汉字词 误译

  2015年笔者有幸翻译了日本插画家、作家安西水丸的随笔集《小小城下町》,翻译过程中屡屡险些误入汉字陷阱,尽管在译稿修改过程中很多错误得以及时发现并订正,但现在想来依然心有余悸,遂将这些误译加以整理,一来以示自省,再者又觉这些误译也许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于是拿来与大家分享。

  1.引言

  同属汉字圈的国家经常会遇到汉字词的翻译问题。究其原因,不外乎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汉字词不仅在我国而且在传入国已经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存在大量的同形异义词及异形同义词,因此汉字词很容易被我们误读。笔者在翻译《小小城下町》的过程中便屡次险些掉进这些“貌似相识”的汉字陷阱。

  首先介绍一下《小小城下町》这部作品。“城下町”指日本室町时代后,以武将或大名的城池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城市。安西喜欢去城下町旅行,并在杂志上连载了所到城下町的旅行随笔,2014年3月安西去世,14年6月文艺春秋将安西关于城下町的20篇随笔集结成册,出版了这本《小小城下町》。该作品中出现的汉字词涉及城下町的构造、日本历史及日本风土人情,笔者自身平时接触这类词的机会较少,再者该类作品常常一个汉字词背后就藏着某个典故,因此笔者在翻译初稿时有不少误译或者翻译不充分之处,汗颜的同时也希望能够整理成文,与大家分享。

  2.考察

  笔者将从译错字、译错普通汉字词、译错带有历史或文化信息的汉字词这三方面对自己在《小小城下町》中的误译进行归纳总结。

  2.1译错字

原文          译文

勝晙

胜唆

胜晙

長泰

长秦

长泰

八咫烏

八咫鸟

八咫乌

下野烏山

下野鸟山

下野乌山

碓氷郡

礁冰郡

碓冰郡

  译错字的情况并不多见,很多时候都因为长时间进行翻译,身体疲劳导致疏忽大意。比如人名“胜晙”误译作“胜唆”,“长泰”写成“长秦”。

  不过有时隐藏在表象背后的是背景知识的缺失。例如「八咫烏」和「下野烏山」这两个例子都是将「烏」误看作了「鳥」,虽说两字在日语中确实相像,有可能看错,但换个角度思考,如果笔者具备相关的背景知识便不会犯此类错误。「八咫烏」是日本神话中的大乌鸦,传说曾在神武天皇东征之际,为神武天皇指路,日本足球代表队的徽章就是仿照「八咫烏」的形象绘制而成。而且「八咫烏」在原文中还标注了假名「やたがらす」,另一处地名「下野烏山」也同样标有假名「しもつけからすやま」,由读音也显而易见该字是“乌鸦”的“乌”字,由此又可见笔者在进行笔译时过于依赖汉字的形式,忽视汉字的读音。

  还有误译是因不熟悉日语汉字与汉语中的何字对应所致。「碓氷郡」一例就属于这种情况。「碓氷郡」中的「碓」字与汉语中的“碓(duì)”字同形同义,指木石做成的捣米器具。但因笔者不认识汉语中的“碓”字,便误以为日语中的「碓」在汉语中对应的应该是字形相近的“礁”字,没有认真查证。

  王晓平(2012)在谈及日本古典文学翻译时强调了“文字学功课”的重要性,提出翻译者要“熟悉文字流变,提升文字学修养,减少文字识读差错率”,《小小城下町》虽然并非古典文学作品,但笔者同样遇到了此类问题,由此可见“提升文字学修养,减少文字识读差错率”也是必须克服的问题。

  2.2译错普通汉字词

  在中日汉字词中不仅存在同形同义词,还存在同形异义词、异形同义词及异形异义词。后三者便是经常容易译错的地方。

  (1)异形同义词

原文          译文

教会堂

教会堂

教堂

腎臓癌

肾脏癌

肾癌

  汉字词误译很多时候都因翻译者将日语的汉字直接转化为汉语汉字,而没有进行相应的翻译处理,比如上面例子中汉语里并没有“教会堂”、“肾脏癌”这种表达,而应写作“教堂”和“肾癌”,这种汉字词被称为中日异形同义词。假如有忽略了母语语感的培养,很多时候就会不自觉地认为一些日语汉字词在汉语里也以相同的形式存在,由此可见大量阅读中文书籍,保持母语的语感至关重要。

  (2)同形异义词

  下面的这些例子属于中日同形异义词,尤其有些词在日语中的意义和汉语中的意义有重叠或交叉时,译者很容易按照自己熟知的汉语意义去理解日语,从而犯错。

原文          译文

三世瀬川如皐(鶴屋南北門下

第三代濑川如皋(鹤屋南北门下

第三代濑川如皋(鹤屋南北的门生

隠居

隐居

隐退

前身

前身

以前的身份

謹慎

谨慎

禁足

  例如日语中的「門下」既有“门生、弟子”之意,又可以表示“食客、门客”,不过部分字典中只写有“门生、弟子”一意,如『明鏡国語辞典』『小学館日中辞典』等,可见“食客、门客”的意思在日语中已不多用。而汉语中的“门下”虽然也有这两种意思,但实际多用的却是“食客、门客”之意,如“门下有毛遂”,而作“弟子”之意时,多用作“N+的+门下”的形式,如“很多青年作家都出于他的门下”。通过查阅资料可知第三代濑川如皋实际上是鹤屋南北的弟子,因此译作“鹤屋南北门下”不准确,容易引起误解,应译为“鹤屋南北的门生”。

  再来看第二例「隠居」。

  例(1)原文:嘉永七(一八五四)念に父忠旭が隠居するが、兄忠貞はすでに早世しており、自らも幼少だったため叔父の忠交が家督を相続した。

  译文:嘉永七(1854)年父亲忠旭隐退(×隐居),不过哥哥忠贞早逝,自己又年少,因此叔父忠交继承了家督。

「隠居」在原文中多次出现,如例(1),笔者最初译作“隐居”,但在反复阅读译文的过程中想到,为什么每个城主或藩主都要“隐居”后传位给他人呢?查阅字典发现日语中的「隠居」除了“隐居”之外,还有“隐退”之意,而译成“隐退”逻辑就通了,应该是隐退之后让位给他人。

  例(2)原文:金売り吉次は、実は義経の家臣である堀弥太郎景光の前身だという説もあるが定かではない。

  译文:还有一说是其实义经的家臣又名弥太郎的堀景光,他以前的身份(×前身)正是金卖吉次,不过未经考证。

  「前身」一例子也同样,汉语中的“前身”一词“本为佛教用语,指前世的身体,今指事物演变中原来的组织形态或名称等”,比如“人民解放军的前身是工农红军”。但假如将例(2)译成“金卖吉次其实是义经的家臣又名弥太郎的堀景光的前身”,则带有佛教色彩,似有转世轮回之意。笔者带着疑问查阅字典和资料,发现此处确实属于误译,日语中的「前身」不仅可以指“前世的身体”,还可以指“以前的身份、经历”。因此应该译作“以前的身份”。

  例(3)原文:徳川十五代将軍慶喜は、江戸城を出て上野東壑山で謹慎し恭順の意を示したが、却下される。

  译文(误):德川第十五代将军庆喜,出了江户城于上野的东壑山表明了对天皇的谨慎恭顺之意却被驳回。

  译文(正):德川第十五代将军庆喜,出了江户城禁足于上野的东壑山表明了对天皇恭顺之意却被驳回。

  日语中的「謹慎」确有“谨慎”之意,故笔者最初译作“庆喜……表明了谨慎恭顺之意”,但对照原文时发现「謹慎し」使用的是动词的中顿形,无法和后面的名词「恭順」并列,再查阅资料发现庆喜出了江户城投降天皇一事有这样的叙述,「……慶喜は、即座に大政奉還して上野東叡山大慈院に蟄居し、恭順謝罪書を御上に提出した上、江戸城を征討軍に引き渡した……」(……庆喜即刻奉还大政,幽禁于上野东壑山的大慈院,向天皇递上恭顺请罪书后,把江户城交给了讨伐军。),由此可知原文中的「謹慎」用的并非“谨慎”之意,而是「刑罰の一種。一定期間、ある場所にいさせて外出を許さないこと(刑罚的一种。在一定期间让其呆在某地不允许外出)。」。故改译为“禁足”。

  (3)异形异义词

  日中汉字词形式不同意义自然不同,不过此处的异形异义词指所用汉字相近,但异义不同的词语。

原文          译文

一世一代

一生一世

一生只此一次

  例(4)原文:山内一豊、一世一代の舞台は何と言っても世にいう「小山会議だろう」。

  译文:山内一丰,对他而言一生只此一次(×一生一世)的辉煌要数世间所说的“小山会议”吧。

  在此例中笔者译成了“一生一世”,依然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汉语中的“一生一世”意为“一辈子”,如红楼梦第93回中说“他倒拿定一个主意:说是人生婚配,关系一生一世的事,不是混闹得的。”而日语中的「一世一代」意指「一生のうち、ただ一度であること」,因此改译做“一生只此一次”,这便是陈岩氏谈及中日汉字词时曾提到的“貌似相同却不同”吧。

  (4)误将普通名词当作固有名词直译

原文          译文

箱园

庭园盆景

海路伊豆

海路伊豆

由海路前往伊豆

碓氷郡一円

碓冰郡一圆

整个碓冰郡

熊野三山

熊野三山

熊野三神社

鎖守

锁守

守护神

真鍮

真鍮

黄铜

厨子入木造大日如来座像

厨子入木造大日如来座像

装在佛龛中的木造大日如来座像

  这部分误译占据了相当多的数量,之所以译错都是因为笔者最初误以为它们是日语中的固有名词,于是不加思索,照搬日语汉字直译,但经查阅资料发现意义实际上相差甚远,比如「箱庭」并非是某座庭院名,而是指微缩景观,故应译作“庭园盆景”。而「伊豆」虽是地名,但前面的「海路」却具有动词意义,意为“由海路前往……”,同样「碓氷郡一円」中「碓氷郡」是地名,但后面的「一円」却是指“一带”。 「熊野三山」也不是指熊野的三座山,而是熊野本宫大社、熊野速玉大社、熊野那智大社这三间神社的总称。「鎖守」非“锁守”,而是“守护神”之意,「真鍮」也不能直接写作“真鍮”,其实指“黄铜”。最后一例中的「厨子」其实意为“佛龛”,假如这些误译没有发现,那定会贻笑大方吧。

  2.3译错带有历史或文化信息的汉字词

  (1)误把人名当地名

原文          译文

(小堀)遠州

远州地区

远州这个人

勝海舟

胜海舟

胜海舟(加注)

  例(5)原文:率直にいって、遠州の如きは歯牙にかけるほどのものでさえないと思われてならぬ。

  译文:坦率地说,远州这个人(×远州地区)根本不足挂齿。

  小堀远州原名小堀政一,是从安土桃山时代至江户时代前期的大名、建筑家,精于茶道,擅于制作庭园。但笔者看到远州二字,不假思索便以为是地名,自以为是地加了“地区”二字,译成了“远州地区”,险些酿成笑话。

  例(6)原文:一名文武館ともいい、文館と武館に分かれており、文館では学者として知られる藤森弘庵、武館では勝海舟の剣の師でもあった島田虎之助らが指導に当たっていたらしい。

  译文:又叫一名文武馆,分文馆和武馆,文馆由知名学者藤森弘庵,武馆由曾是胜海舟(注:(1823-1899),从江户时代末期到明治时代初期的武士、政治家。)剑术老师的岛田虎之助担任指导。

  「勝海舟」笔者最初只译成“胜海舟”,即“武馆由曾是胜海舟剑术老师的岛田虎之助担任指导”,没有加注释,读者或许看不出此处是误译,但其实笔者是把“胜海舟”当作了一间武馆,尽管不甚清楚何谓“胜海舟”,但以为如此照搬原句翻译想必不会有错。查阅后发现“胜海舟”其实是人名,他是日本知名的政治家。

  (2)对固有名词不加注释

  日语中的固有名词在日本人看来自然是深谙其义,不需解释,但假如译者亦将其直接拿到译文中来,结果译入语的读者会如在云里雾中,根本不知所云吧,因此影响译入语读者阅读的固有名词,还是应该查证后加文内注或者注释进行说明为好。

原文          译文

日本平

日本平

有度山的山顶日本平

土塁

土垒

为防止敌人入侵的土堤

葉桜

叶樱

樱花已经落了,满树都是枝叶,成了叶樱,

蘭学通り

兰学大道

兰学(注:因为闭关锁国政策,江户时代幕府只允许荷兰与其通商,通过荷兰人或荷兰语传入日本的西方学术被称为兰学。而兰学中的自然科学又以医学为主。)大道

虫籠

虫笼

虫笼般的窗棂

野村一里塚

野村一里塚

野村一里塚(注:指位于三重县龟山市野村町的一里塚。江户幕府在全国各街道每隔一里(约四公里)埋土种树以标识里程,即一里塚。)

  如上表中的「日本平」「土塁」「葉桜」三个词,汉语中都没有这种表达,「日本平」其实是地名,指有度山的山顶;「土塁」实为土堤,用于防御;而「葉桜」,中国人虽然熟悉樱花,但对“叶樱”这种表达却还比较陌生,因此笔者在文中加了注释,译作“樱花已经落了,满树都是枝叶,成了叶樱”。

  「蘭学通り」一例,笔者最初没有加注释,但细读原文,「ここは旧日光街道で蘭学通りなどと呼ばれている。壬生藩は医学の盛んな街で、そんなところから付いた通りの名前だろう。」如此假如只把「蘭学通り」译成“兰学大道”,那么不了解何为兰学的人,对“这里是旧日光街道,又被称为兰学大道。壬生藩是个医学繁荣的城市,这条街或许因此得名吧”定会感觉困惑,不解其中之意,为何医学繁荣,便得名“兰学大道”呢?因此还是应该对兰学加以标注。

  例(7)原文:関宿の家にあった虫籠お洒落です。

  译文:关宿房子上那虫笼般的窗棂很美。

  例(8)原文:タクシーの運転手に勧められ、近いという関宿まで行ってみることにした。途中、野村一里塚があった。

  译文:在出租车司机的推荐下,我决定去他说很近的关宿。途中有野村一里塚(注:指位于三重县龟山市野村町的一里塚。江户幕府在全国各街道每隔一里(约四公里)埋土种树以标识里程,即一里塚。)。

  再比如「虫籠」和「野村一里塚」这两例。看到「虫籠」可能很多读者都会以为是蝈蝈笼一般的笼子,即便从原文「関宿の家にあった虫籠お洒落です」来看,译成“关宿家家户户的虫笼很美”似乎也无碍。但查阅资料后发现,这句话中的「虫籠」并非是指饲养某种虫子的笼子,而是指近似“虫笼”形状的窗子,实际上这是关宿一带非常有特色的窗户,因此应译作“虫笼般的窗棂”。

  「野村一里塚」也同样,「塚」有墓地之意,因此若译为“野村一里塚”,读者可能会以为这是名叫野村一里的人的墓地,但其实不然,野村为地名,江户幕府在主要街道上每隔一里埋土种树用来标识里程,此即“一里塚”。假如此处仅仅沿用日语汉字不加注解,不知会多少人会和笔者一样理解错。

  译者不能将译文的读者都假想为熟悉日本、深谙日本历史的人,更不能将自己不甚明了的地方直接搬到译文里,应站在一名普通读者的角度去审视译文,清理阅读障碍,采取相应的翻译策略。

  3.分析

  为何笔者会险些译错这么多处汉字及汉字词呢?表面是译错汉字、译错汉字词,但实际上语言根植于文化,是文化的体现。误译的根源在于笔者对日本历史、地理、风土人情等知识的匮乏。笔者最为反思的是陈岩氏谈及翻译工作者的基本条件时提到的“必须是‘杂家’”这句话。陈岩氏(2009)中说:“必须是‘杂家’。文学作品的内容包括整个翻译世界,语言本身也与历史、文化、地域、风俗习惯等有关,所以翻译工作者除了要有一定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地理等方面的知识外,还要熟悉原作国的这些方面的情况。”

  笔者在从事翻译时常感觉自己处在一个非常幸运的时代,因为笔者虽然不是“杂家”,但因为时代的进步,很多资料都可以在网络上信手拈来,比如维基百科、日文雅虎,让人不禁对网络的迅猛发展感谢不已。笔者曾以为有了如此丰富、便捷的网络,便不需要像老一辈翻译家那样辛苦翻阅大部头的参考书、辞典,也不需要成为日本历史、地理、人文百科等样样知晓的“杂家”。但在译过本书后笔者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网络资源纵然百般丰富、便捷,但其不过是翻译的辅助手段,假如译者自身缺乏相关知识,那么实际上很有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无知,“对何”无知,也就不知道自己哪些地方需要查阅资料。自以为是、洋洋得意,结果犯下了各类错误,比如前文中提过的“远州地区”、“野村一里塚”、“熊野三山”,最终只能是误人误己,留下若干翻译笑谈而已。

  4.解决对策

  4.1明确为何而译

  理论指导实践是不争的事实。译者采用何种翻译策略往往取决于译者推崇的理论或原则。日本翻译家山冈洋一(2005)说「翻訳の実務という立場からいうなら、翻訳は読者のために、あるいは読者に何かを伝えるために行うものです(从翻译实务的角度来看,翻译是为读者、或者是为向读者传达信息而进行的)。」山冈洋一氏认为对于从事翻译实践的人来说,应该更关注译文的读者,翻译是为译文读者进行的,要为译文读者传递信息。

  由此笔者思考自己是否为读者准确传达了应该传达的信息。站在读者的角度,尤其是不熟悉日本历史、文化的普通读者的角度重新审视译文,便会发现很多翻译不到位或者信息传达不充分之处。

  4.2加强母语及相关背景等知识储备

  黄灿然氏在《给未来的译者》这篇文章中提到了翻译的十个条件,其中第六个条件说:“年轻的翻译初学者,十之八九――也许还不止――是调动自己的资源来翻译,这看上去似乎没错。问题是你的资源根本就是有限的……。”自身有限的资源直接导致了翻译时捉襟见肘、狼狈不已。因此更充足的背景知识储备、文字功底储备、文学素养储备等等都需要译者平时踏踏实实地积累。

  如前所述《小小城下町》涉及日本古代城池的构造,以及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战役等等。笔者做功课时也阅读了关于日本古代城池、日本历史等方面的书籍,并阅读了一些日本的历史小说,但对日本城下町及日本历史的了解依然不够细致、透彻,因此还是免不了露怯。归根结底也是自己能够调动的资源太有限,文字功底和文学素养还太薄弱。

  4.3勤查善问、扫清死角

  王晓平(2012)中说,“古语说:‘文心之细,细如牛毛’,中日文学皆讲究简洁含蓄,字内字外,含义隽永者颇多。可以说,一字不通,不可轻译,因为字皆不明,何谈思想、感情、气氛、情调?文字不通,焉有‘善译’?译者在动笔之前,要对每一个字符好好‘相面’。误译很多出在对原文的理解上,其中一部分,就是译者在文字学上欠功夫,所以动笔前做好文字学功课很有必要。”

  王晓平氏的这一段话虽然是为强调文字学的重要性,但同样的道理,译者在动笔前,不仅要认清每一个字,也要查清每一个词,勤查善问、扫清每一个死角,查清每一个似曾相识或者存有疑问的词语。只有准确理解原文,才能够将误译降到最低。

  4.4反复修改

  初稿翻译完成后,自然要反复修改译文,并一字一句对照译文。在每一遍阅读译文的过程中修改不通顺的句子,查找漏译、误译,同时对译文加以润色修饰。感觉就像扫雷一样,每一遍都会清理出一些问题,直到译文渐趋完善。

  黄灿然(2013)中谈到翻译的第八个条件就是校对,黄灿然氏说:“第八个条件是校对。这是耐性的最大考验。”关于校对的方法黄灿然氏具体说道:“译文初稿通读一两遍,做中文修改,碰到疑问时查回原文。然后进入原文与译文对字逐句对照校对,多少遍也不嫌多,但至少要三遍。然后再通读,同样多少遍也不嫌多,但至少要五遍。最后是只读原文,如同通读译文那样,遇到自己陌生的句子,或觉得与记忆中的译文不同的句子,就查回译文。然后再通读译文。”重读此处,笔者深以为是,愈加自省。

  师长和前辈关于翻译的金玉良言,笔者在翻译实践中重复着认识、犯错、反思、再认识直至逐渐内化的过程,即便是自以为已经很重视的汉字词,却依然会栽跟头、吃苦头。翻译的世界博大精深,如何译得再好一些,还需要更多踏踏实实的努力以及对原作者和读者的敬畏之心吧。笔者学识浅薄,本文及文中译文亦有欠斟酌之处,还请各位前辈不吝赐教。

  参考文献

  陈岩.2009.新编日译汉教程(第三版)[M].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

  吕叔湘等.2001.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商务印书馆.

  张南薰.2011.论新闻文体中汉日同形词的日译[J].日语学习与研究.

  王晓平.2012.日本古典文学翻译的“前翻译”――翻译者的文字学功课 [J].日语学习与研究.

  山岡洋一.2005.翻訳の理論をどう学ぶか[J].翻訳通信.

  黄灿然.2013.给未来的译者――谈翻译的十个条件[J].上海文化.

  安西水丸.2014.小さな城下町[M].文芸春秋.

  陶振孝.2006.翻译过程中文化词语的选择――以《雪国》的译本为例[J].日语学习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