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的洪荒之力

来源:

  从冰箱中拿出一瓶可口可乐,还冒着冷气,“呲”的一声,打开后听着气泡的爆破声,在这个炎热的国度,呆在空调房里,灌上一大口冰力十足的可乐,一股爽尽从头顶直达脚跟,打个饱嗝,然后继续手头翻译的活,这种感觉甚是惬意。突然想到,一种食物或饮料的翻译是否贴近人心,往往会影响到个体的消费体验。遥想当年,早在1886年的美国亚特兰大,药剂师约翰•潘伯顿无意中创造了可口可乐(Coca-Cola),直到20世纪20年代,可口可乐才在上海生产,一开始的中文翻译非常拗口,叫“蝌蝌啃蜡”,一听就味如嚼蜡,难以下咽,客户接受度可想而知,于是可口可乐公司公开登报悬赏350英镑征求译名,当时身在英国的一位上海教授蒋彝,以“可口可乐”四个字击败所有对手,拿走了奖金。这四个字生动地暗示出了产品可以给消费者带来的体验——好喝、畅爽、快乐,正所谓可口亦可乐,让消费者跃跃欲试,“挡不住的感觉”油然而生。现在看来,当时可口可乐公司真是捡了一个大漏。

  我心中的巴别塔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示拿意即吼狮之地,最古之希伯来文,以此名称为巴比伦,后始改称为巴别)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Babel)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即变乱的意思)。”

                          ——《圣经•创世纪》

  记得上初中时,还在农村老家,夏天时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在傍晚时分,早早打上几桶冰凉的井水,把屋顶浇透,这样晚上就可以在屋顶铺开凉席,躺着看星星,没有空调,也不需要电风扇,看着满天的繁星,脑海中想着为何把银河翻译成Milky Way,还不时地用新学到的英语单词排列组合,天马行空拼凑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英语单词和短语,心里还小有成就感,原来英语学习还可以如此“简单”。那时候连一本像样的英汉词典都没有,但却深深沉浸在自己创造的英语小世界中,现在想起,这也不失为一件幸福之事。而如今,每次翻译之前都是未雨绸缪,多方收集资料,熟悉背景知识,翻译时如履薄冰,生怕出错,翻译后细细思量,把现场没有把握或卡壳地方再梳理一遍,找出症结,避免再犯。若是出于人类最初对于未知领域的好奇和探索的本能,我想自己在英语翻译的道路上也是一个追梦人,正如美国著名的黑人诗人兰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s)在其Dreams《梦想》一诗中所描述的那样:

  Hold fast to dreams 紧紧抓住梦想,

  For if dreams die 梦想若是消亡

  Life is a broken-winged bird 生命就象折翼的鸟儿

  That can never fly. 再也无法飞翔

  Hold fast to dreams 紧紧抓住梦想,

  For when dreams go 梦想若是消逝

  Life is a barren field 生命就象贫瘠的荒野,

  Frozen only with snow 雪覆冰封,万物将不再生长

  的确,梦想的力量确实超乎想象,没有梦想,我们会空虚、无助、哀叹、自怜……,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梦想的翅膀将我们带到更远,这时耳边仿佛又回荡着那一段段经典的文字:颜回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陶居士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抑或是李涉的偷得浮生半日闲;还有那《周易》中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或许每人的梦想都有不同,状态不同,心情迥异,需求各异,而一旦坚定自己所要的,人生的很多东西就会变得简单,目标也会更加坚定!我选择了英语翻译这条道路,也注定选择了“诗与远方”,梦想可以现场翻译,可以周游列国,看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当然还有更多的可能,人生如果能够沿着自己预设的轨道有条不紊前行,那也不失为一种幸运,于是乎,我乘着翻译的风帆,在自己的梦想中驰骋!

  西西弗斯的困境

  在《荷马史诗》中,柯林斯国王西西弗斯(Sisyphus)死后获准重返人间去办一件差事,但在他看见人间的水、阳光、大海后,就再也不愿回到黑暗的地狱,于是这触怒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到山顶,而石头凭借自身的重量又滚下山去,他又得再把巨石推上山顶,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诸神认为这是对他最为严厉的惩罚了,认为他的生命将在这样周而复始的绝望劳作中消耗殆尽。但西西弗斯却在这种孤独、荒诞、绝望的生命中发现了意义,他看到了巨石在他的推动下散发出美妙的动感,他与巨石的较量所碰撞出来的力量,像舞蹈一样美妙,他沉醉且幸福着,以至于感觉不到苦难。其实,西西弗斯的命运也是所有人类个体所经历的命运,他的态度也是人应该采取的态度。当我们掌握了一门新的语言,领略到异域风景与文化,或许我们心中也会出现类似的困境,我们的幸福和痛苦都来自对翻译过程中不断提升双语转化水平的桎梏,可以说是译者也是带着镣铐在跳舞,有章可循,可即兴发挥,但却无法挣脱应有的束缚,这种感觉来自外界,也来自内心。

  法国著名作家加缪说过,人必须认识到自己命运的荒诞并以轻蔑相待,这是苦难之人的新出路。西西弗斯的幸福在于巨石周而复始上下滚动的过程中,在与大石共同律动中,而不在大石在顶峰停留的时刻。我们在翻译过程中,需要不断突破自身的瓶颈,不断拓宽知识面,这种征服顶峰的过程足以充实自我的心灵,也只有真正投身翻译生涯中的人才会体会这种永无休止的重复、轮回、停歇的坚持与快乐,这也使我对西西弗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浩瀚的语言大海中遨游,我感到自己的渺小与无助,每天周而复始的阅读、听说和翻译让我多少显得麻木,感觉缪斯正渐渐离我而去,当空气愈发稀薄直至窒息的时候,就急需一种自由自在突破现状的感觉,于是努力登上更高处,纵情吮吸知识的甘露,在当我陷入与西西弗斯相似的困境时,却猛地发觉自己可以理解他,也开始体会他的幸福了,废寝忘食间丝毫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季节的迁徙,但却真实地感觉到了幸福。这种感觉,让自己更加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并成为创造力和人生动力的源泉;不断给自己创造简单的快乐,学会与快乐地自己相处,这样才能远离痛苦、烦恼,才能拥有快乐的人生。庆幸的是,在西西弗斯身上我看到了从事翻译工作时自己的影子,这是一件多么大的幸事啊!

  奥德赛的精神

  记得《荷马史诗》中有描写在特洛伊战争中智勇双全的名将奥德赛(Odyssey)的故事。希腊人久攻不下特洛伊,于是奥德赛想出建造一匹木马,在特洛伊人沉醉在胜利中时,将载满希腊士兵的木马当成特洛伊人的战利品献给特洛伊,然后在其毫无防备下攻击,就是有名的“木马屠城记”。攻陷特洛伊城后,奥德赛率领船队返国,十多年艰辛的流浪生活,经历了像独眼巨怪、食人族、魔女岛、大漩涡及异界等艰辛的行程。这段期间,他周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妻子贝尼萝蓓亚 (Peenelopeia)的坚贞不渝,最终家人团圆。于是,奥德赛这个词也成为长期而艰难冒险的象征。

  我们每个人都在冒险,大学求学时光,美妙而短暂,也渐渐冲刷掉身上的青涩和懵懂,残酷现实的职场让我们觉得世界早已不是象牙塔中的光景,而对我而言,唯一不变的是自己对翻译的渴望与坚持,过程很辛苦,结果却是甜美的,当我正想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作别天边的云彩时,才突然领悟到当我们告别昨日的记忆,心中更多揣着对曾经奋斗过战场的眷眷深情,一切都太过于熟悉,而一切也都太过于陌生,唯一带走的就是自己的梦想和坚持,结束了前一段的奥德赛式的旅行,我将进入下一段更为漫长的人生旅途。

  肖申克的救赎

  相信很多人看过美剧《越狱》,其故事的原型来自《肖申克的救赎》,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的美国,其中有几个关键词,诸如银行家、监狱、“权威人物”和小鹤嘴锄,当然还有专业知识所带来舒适的监狱生活,看似平静的狱中生活,在主人公知道事实真相后,幻影终于被打破。影片的主题是“希望”,主人公二十年坚持不懈,用小鹤嘴锄挖洞,最终成功越狱,二人最后相聚在阳光明媚的墨西哥海滨。我深深感觉到,人类在自我救赎中,才华和毅力是成功的两大利器,这也是自己在任何境况下得到自由的最佳通途。正如影片中所说的: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 (恐惧会将你囚禁终身,而希望却可以让你自由),而我们在追求自由过程中会面临一种很有趣的“囚徒困境”: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开始你会憎恨监狱的高墙,渐渐你就会适应,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对它们产生依赖)。在我们面对自我的囚徒困境时,我们有时候会变得麻木、随波逐流,而回顾从事翻译这些年头,如果要问这段时间里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的话,我的回答会很简单――在这里我实现了自我救赎!

  结语

  面对我心中的巴别塔,有太多的困难和障碍要去逾越,名利并非最终目标,我需要的是一种认可、平衡、憧憬以及多彩的人生,可是有时也只能无奈扼腕叹息,唯有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更多的时候,当我们仰望星空,还可以低头想想如果自己对翻译是真爱,那我们是否对它付出我们的“洪荒之力”。

  在巴西里约奥运会走红的我国游泳运动员傅园慧在接受采访时的夸张神态和有趣回答还历历在目,英国媒体《每日邮报》(The Daily Mail)还转载了傅园慧采访视频,他们在视频标题中写道:“傅园慧凭借采访时的搞笑神态成为了网红(Swimmer becomes meme after funny reaction to doing well in race)。然而对于“洪荒之力”这个词却不知如何生动表达,只好将其意译成:I have played my full potential, used all my strength.许多外媒对“洪荒之力”都进行各自的解译,英国《卫报》、《太阳报》用的是mystic energy(神秘能量);BBC说是prehistoric powers(史前力量),与之类似的是美国《华尔街日报》的翻译primordial power(原始力量);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SMH)使用了汉语拼音加注解翻译“hong huang zhi li”—a Chinese phrase interpreted as “primordial” or “mystical” powers(初始或神秘的力量);而央视英语新闻频道官方微博中给出的翻译是“prehistorical powers”(史前力量)。到底哪个翻译最传神、最到位地表达出“洪荒之力”这个网络语的内涵呢?我们可以先看看《千字文》开头: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传说天地初开之时,曾经有过一次大洪水,几乎毁灭了整个世界。因此,洪荒之力指的是如天地初开之时这种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2015年,仙侠玄幻剧《花千骨》中,赵丽颖饰演的花千骨的“洪荒之力”一词意指剧中最强的神力,即同名小说中的妖神之力。而剧中的经典台词:“我已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也让该词成为网络热词,被网友们用来调侃人的脾气、力量、忍耐达到极限。所以,估计90后的傅园慧在采访时所要表达的意思是自己已经用尽全力。若考虑到受众的感受,他们应该也想了解该词所蕴含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为什么会让这个词一夜走红,所以若是从我个人翻译喜好出发,我会选择《悉尼先驱晨报》的译法:Asked if she left anything in reserve, Fu said she didn't hold back in the semis and used all her “hong huang zhi li”– a Chinese phrase interpreted as“primordial”or“mystical”powers. 这样就可以让受众更多理解这个词的丰富内涵,从而达到积极影响甚至说服受众接受源语文化的目的,我想,这也是我们作为译者在进行对外宣传中应把握的要点。所以,我们有空可以问下自己,对于翻译,我们是否都用了自己的“洪荒之力”?是为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