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傲慢与偏见”到“美丽新世界”
---一个老翻译与CATTI的故事

来源: 刘云云

  2012年5月27日上午9点整,拿到一级笔译考试的试卷,我懵了。

  先是英译汉。第一个句子,逗号套引号,引号套破折号,破折号再套逗号,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句号,足足有五行!光是读这一句话就已经让我晕头转向,更不用说翻译了。

  消停一会儿,先做汉译英改错吧,简单。看到译文的那一刹那,我忍不住感慨,翻得真好!通顺连贯,环环相扣,一丝不落。换成我,还不一定能翻成这样。在赞叹译文漂亮的同时,我猛然想起来,我是来给它纠错的!

  汗如雨下。

  虽然我最后通过了一级笔译的考试,可是,每当想起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至今还是心有余悸,因为,经历过二笔第一次考试失败的打击,我对自己已经不那么自信了。

  译筹莫展

  那是2009年11月,二级笔译,我的综合能力考试通过,可是笔译实务部分才得了55分!看到这个分数的一刹那,我感到天旋地转,手脚发颤。“不可能!”我又仔细核对了三遍,身份证,名字,准确无误。没错,是55。一个在考场上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的我,一个专业八级优秀的我,一个毕业于外语院校最高学府的我,会折戟于一场职称考试,而考的内容和我这几年来所从事的职业是息息相关的。

  我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反省,也不是自查,而是愤怒的在CATTI官网的论坛上发了一篇“战斗檄文”,指责CATTI出题者的刁钻,质疑评卷人的水平,言辞之激烈连我现在看了都吃惊不已,也为当初的年少轻狂感到深深的自责。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消极情绪慢慢的开始缓解,心态慢慢放平,不再像以前那样骄傲自满,洋洋得意。因为,我意识到了自己和别人的差距。

  一位翻译老专家曾对我说:你的英文非常好,口语、写作都很棒,我甚至觉得你可以去做同传。但是有一点,翻译讲究信达雅。“达”和“雅”固然很重要,可是如果没有“信”,再优美的语言,再华丽的辞藻都是对原文的亵渎。翻译,切忌加入过多的自己的理解,切忌丢掉了原文本来的意图。

  她问我,“台湾问题”,怎么翻?我立马想到三个单词:question, problem, issue。说实话,从我接触翻译的第一天起,这三个词都被我归为同义词,可以互相通用,美化语言。老专家说,最恰当的用法是:the Taiwan question,因为question是指有着固定答案的问题,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终将与祖国统一,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而issue有”a matter that is in dispute between two or more parties”的含义,而台湾归属问题毫无争议可言,problem则更严重了。

  老一辈翻译家的细致、严谨以及他们“吹毛求疵”般的态度让我肃然起敬。我也因此意识到自己以前自由散漫的翻译风格其实有着很大的漏洞,如果让这样的漏洞展现在国际舞台上,那将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自从重视翻译资格考试以后,我开始悄悄的留意周围的人,还做了一个调查。因为我的同行都是学英语和做翻译的,都任职于知名企事业单位和国家机关,大多数人都需要通过翻译资格考试来评职称,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名校硕士以上学历。我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这场考试到底能不能说明问题。

  我发现,凡是公认的翻译水平很高的同行,CATTI翻译资格考试基本上是一次性通过,且毫无悬念;凡是翻译水平一般的,经常被诟病的,通常是几次考试都通不过,更有甚者,是越考分数越低。当然也有很例外的情况,比如有些译者喜欢自由发挥,你看他的英文,很流畅、地道、有理有据;看他的中文,也很优美、通顺、逻辑清楚。可是互相对照一看,漏译、错译、词不达意者比比皆是,但是他们神就神在:每种语言能自圆其说,且不留痕迹。这部分人可以是很好的写手,却并不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翻译。恰好,我也是这类神人之一。我一直自以为外语学的好,但是在两种语言之间进行转换的时候,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还有一位翻译专家曾指出,翻译的专业性和实践性很强,学了外语,未必能当好翻译。翻译是个杂家,不但要掌握外语词汇和语法,还要对中外相关知识有所了解,并经过大量的翻译实践。

  经过一次次的挫折,我的心态越来越平和:从不可一世到谦虚谨慎,从夸夸其谈到兢兢业业。感谢翻译资格考试,特别是感谢09年的失败和一级笔译的煎熬,让我有机会正视自己的缺点,调整学习的方法,才有了今天这个脚踏实地的我。

  译点•译滴

  业精于勤,荒于嬉。

  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属于过去。通过了一级翻译考试并不代表今后的水平会直线上升。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才能保证译作的质量。

  第一次考二级笔译失败后,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开始每天跟读英语演讲和英语新闻。每天我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花在上下班的路上,这三个小时就是最宝贵的练习英语听力、口语,和扩充词汇的时间。这一习惯一直保留到今天。

  在反复跟读外国领导人讲话的同时,我发现,在谈到“经济发展”和“经济增长”的时候,美国所有的国情咨文和总统竞选演讲中用的最多的是“economic growth”,其次是“economic expansion”和“economic progress”,并不是我们中国人喜欢用的“economic development”。

  例如,在奥巴马总统2013年2月发表的国情咨文(the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里,有17处提到经济。其中,提到“economic”4处,分别是:America’s economic growth; broad-based economic growth; an economic plan;和driving strong economic growth。提到“economy”有13处,分别是: our economy(9处),其余是a growing economy; help our economy grow; a high-tech economy; the global economy。

  该国情咨文共6419字,通篇没有提到“economic development”。

  翻阅过去20年(1993-2013)年的美国总统每年1月或者2月发表的国情咨文,只有一处出现了“economic development”的说法。2000年1月27日,比尔•克林顿总统的国情咨文中:My budget includes a special $110 million initiative to promote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 Mississippi Delta。还有一处稍有类似的是“sustainable development”,出自1994年1月25日, 同一位总统的国情咨文:This year, we must also do more to support democratic renewal and human rights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ll around the world.(此处并没有说明是否是“economic development”,但是由于我国政府经常说可持续发展,所以也列进来作为参考。)

  国外媒体在报道本国月度、季度、年度经济发展或者是经济增长的时候,从不使用“economic development”。这个词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是国家和地方的研究报告,(以及城市的经济发展管理机构的名称,如New Jersey Economic Development Authority),意指一个长期的、甚至是几十年的努力过程,没有月度、季度和年度之分。

  发现问题后,我又查阅多种类型的词典和文献,得出结论如下:“economic growth”指的是经济上升,增加,表示一种好的结果,是我们普遍认为的“经济增长”应该使用的词。而“economic development”是指为实现“economic growth”和社会进步而采取的一系列手段,前者是包括后者在内的更大的范畴。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Amartya Sen指出: “Economic growth is one aspect of the proces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Economic development”是指一个国家改善经济、政治和人民社会福利的过程和采取的政策,“economic growth”只是其目的之一。“The scop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includes the process and policies by which a nation improves the economic, political, and social well-being of its people.”

  在外国人的思维里,现代化、西方化以及工业化是人们在讨论经济发展(economic development)时常提及的几个含义相似的词。Modernization, Westernization, and especially Industrialization are other terms people have used when discussing economic development.

  我们英语新闻工作者最熟悉的两个词组,其含义却大相径庭,堪称“最熟悉的陌生词”。

  每年的两会期间,我国的总理都需要发布政府工作报告,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以及阐述当年工作任务,被外界称为“中国版的国情咨文”。这其中,经济是重中之重。在官方发布的前总理温家宝所做的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英文版(共12093字)中,有29处提到“economic development”。其他各种development多达90个。

  根据以上论述,该报告中以下几处所用的“economic development”应该换成“economic growth”。例如,“我们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英文版翻译为:We effectively countered the severe impact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and maintained steady and fast economic development。此处的“economic development”,实为“economic growth”,因为该句子后面紧跟着“国内生产总值从26.6万亿元增加到51.9万亿元,跃升到世界第二位”China's GDP increased from 26.6 trillion yuan to 51.9 trillion yuan, and now ranks second in the world。这是明显的衡量经济增速的指标,而非经济的开发和发展。

  又例如:“我们始终注重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英文版翻译为:We always strove to maintain a balance between ensuring steady and rapid economic development, adjusting the economic structure, and managing inflation expectations. 此处的“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实为“较快的增长”,是“economic growth”。作者想要强调,在增速、结构和通胀之间要保持一种协调的关系。

  所以,在翻译“经济发展”这个词组的时候,一定要通读上下文,充分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到底是经济的增长,还是为经济增长而进行的各方面建设和开发。

  可是,如果所有的东西得靠自己“悟”,那进步必然不快。如果有机会参加有关翻译的高端培训,通过向高人请教和与同行切磋,翻译水平的提高会更快见到成效。  

  译心•译意

  经过两次翻译资格考试的历练和各种培训,我的翻译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更重要的是,因为我通过了一级翻译考试,领导对我也更加信任,能放心的让我去审定一些事关外交的重要稿件。

  不久前,有位业内资深的老专家让我帮忙修改一篇译文,该文为英译中,记者采访了南非驻华大使贝基•兰加。老专家认为该中文译稿有诸多毛病,可是自己时间有限,于是请我帮忙。我粗看了一下中文译稿,文字流畅,表达清楚,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堪称完美。那么,这位老专家所说的问题在哪里呢?

  记者提问:有观点称,南非是金砖国家集团中人口最少,GDP总量最小的国家,因此并不具备成为这个主要发展中国家俱乐部一员的资质。您对此有何看法?

  大使回答如下(英文原文): The rationale for South Africa's consideration was of a matter of crucial importance to BRICS Member States, namely the role of emerging economies in advancing the restructuring of the global political, economic and financial architecture into one that is more equitable, balanced and rests on multilateralism.

  原译文:金砖国家集团在接纳南非加入时经过了深思熟虑,他们认为金砖国家集团成员国作为新兴经济体,应为推动国际政治、经济和金融秩序改革,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平衡的新秩序发挥作用。多边主义是这一新秩序建立的重要支柱。

  点评:粗一看中文,是啊,一个集团要接纳新成员,当然要经过深思熟虑。可是,译者忽视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被采访者是南非大使,他肩负着维护本国形象,阐述本国立场的责任。南非是一个主权国家,它肯定有自己本身想加入金砖集团的主观愿望,然后再被接纳。所以,从一个大使的角度出发,他需要阐明的观点是,“我们南非”为什么要加入金砖集团,“凭什么”加入金砖集团。而不是,“他们”为什么要接纳我们。况且,它当时还不是成员国,它怎么知道金砖集团内部都经过了哪些所谓的“深思熟虑”?所以,比较契合大使语气的翻译应该是这样的:

  成稿:南非的加入是因为我们契合了金砖国家的使命。作为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成员国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是推动国际政治、经济和金融秩序改革,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平衡、多边的新秩序。

  英文原文:Although our economy is small in relation to other BRICS members, we have attributes that have positioned us well in the world and which will allow us to bring special insight to the work of BRICS.

  原译文:尽管与其他金砖国家集团成员国相比,南非的经济总量很小,但南非有其自身的优势,能在国际社会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并为金砖国家集团的发展合作带来独特的见解。

  点评:有错吗?好像没有。符合原文吗?一字不落。问题在哪?时态,及其衍生出来的问题。Have positioned us well,是指已经取得了相当的业绩和成果,已经享有了良好的地位,并非原译文所说的“能”怎样,“可以”怎样,而是“已经”怎样了。

  成稿:尽管与其他金砖国家集团成员国相比,南非的经济总量小,但南非有其自身的优势,在国际社会中享有良好的地位,因此我们能为金砖国家集团的发展带来独特的视野。

  综上所述,南非大使一直在试图阐明的一个观点就是:南非已经有所建树,并且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所以加入金砖国家集团是当之无愧的。而原译者的行文风格,是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批评家的角度,来表明南非现在在做什么,以后能怎样,言谈中还带着期待南非有所作为的意图,显然不符合大使的身份,更像是金砖国家集团“发言人”所说的话。

  至今,我耳边一直回响着一位资深翻译家讲过的一句话“做翻译坚持的原则第一就是要保持原作品的风格。”保持风格,保持立场,这可能是翻译的最高境界了。于我而言,任重道远。